当前位置: 主页 > 娱乐 > 正文

视频|诈骗嫌疑人被受害者敲诈 双方统统沦为阶下囚

来源:未知 时间:2018-10-15 21:51

朱某是上海的一名退休人员,闲来无事,开了个棋牌室。

然而2016年的时候,朱某眼见着这棋牌室也不赚钱,就动起歪脑筋,于是找来了两位老朋友共商大计。

朱某一伙人瞄准了一个目标,那就是经常来打牌的小丰,小丰是做装修的。朱某对小丰说:“我有个小舅子是在黄浦区拆迁办做主任,手头有一个拆迁的项目可以给你做,这个活能赚上好几百万。但你只需要给我15万元的所谓介绍和犒劳费就可以了。”

小丰欣喜若狂,但细细想一下,自己只是一个打工者,并没有做大项目的能力和资金,于是他找了原先的东家,也是做工程的涂老板。就这样涂老板通过中间人小丰认识了朱某,朱某的信誓旦旦,再加上小丰和涂老板亲眼看到的拆迁办的公章、合同书,精明的涂老板又去看过现场,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小丰和涂老板深信无疑,涂老板高兴地对小丰说:“事成之后,我会给你一笔中间费的”。

于是按照涂老板之前的说法,双方约定时间,涂老板带了15万现金交给了朱某,朱某带着小舅子和涂老板签订了合同并承诺什么时间进场开工,但涂老板在焦虑的等待中迟迟没有盼来工程的开工,于是亲自去了工地,工地现场已经有了工作人员,涂老板这一问,绝对是懵了,这项工程早就有了主,自己上当受骗了。

但时间到了2017年的时候,事情变得让人匪夷所思,小丰和涂老板去派出所报案,举证朱某诈骗15万,小丰也在旁边作证,这也并不让人感到意外,因为朱某一开始就想着法骗钱的。可让人奇怪的是,在朱某等人被起诉后没多久,小丰和涂老板也戏剧性地成了阶下囚,剧情来了个360度大反转。

检察机关根据证人的证言,细致地调查取证,核实证据,再加上朱某给涂老板写的那张15万的欠条,这样就形成了一条完整的证据链,于是对朱某等三人以合同诈骗提起公诉,但是朱某三人承认自己私刻公章、合同也是作假,但一直不承认自己收过涂老板的15万元所谓介绍费。

而作为证人的小丰,两次庭审都没有到庭,取保候审的朱某提供的信息让案情显得越来越复杂。

朱某说:“开庭前,小丰打电话给我,说如果我这边给他3万,他就为我作证,说我没拿过涂老板15万,如果我不给,他就作证我拿了15万,3万和15万孰轻孰重,让我自己考虑。”

在检察院和法院共同努力下,查出了案中案,真相大白。

原来,朱某叫了两位老友,一个冒充动迁办主任一个扮演助理去骗钱这个不假,涂老板接活心切许诺签合同交钱这也是真的,可是在签合同的当天,涂老板并没有将带来的15万现金给了朱某,多了个心眼的他也看出了一些端倪,于是他修改了合同,和朱某约定什么时候进场,什么时候给这15万元。

可还抱有一丝希望的涂老板这个时候已经停下手里所有的活,还请了工人专门来接朱某的所谓拆迁的大项目,但最后涂老板打听到工程子虚乌有之后感到自己损失巨大,于是去找小丰,挑动小丰一起去报警让小丰作伪证,就说朱某拿了他们15万。

涂老板答应事成之后给小丰75000元所谓15万的一半。

然而作了伪证之后的小丰又跟涂老板在金钱的分配上反反复复以致于闹了矛盾,于是小丰又转向了朱某那一头,于是给取保候审的朱某打了那个电话。然而朱某也并未有任何承诺,所以小丰作为证人拒绝出庭,因为此时他连自己也不知道要为谁作证。而那张所谓朱某写下的15万欠条也是涂老板带了一伙人堵住朱某,强行让他写下的。

最后涂老板和小丰都成了被告人,涂老板以贿买等方法指使他人作伪证,构成妨害作证罪,而小丰则是以伪证罪被提起公诉的。

那么既然朱某并没有得到所谓的介绍费15万元,他们是否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呢?检察官给出了回答:假冒动迁办的工作人员,利用私刻的公章,与他人签订工程分包合同,骗取工程保证金三人均已构成合同诈骗,但最后并没有拿到他们想要骗取的钱,人民法院认定为合同诈骗未遂。

新宝5官方网站焦提醒:

许多年前就不存在动迁办这样一个机构,动迁这样的大工程都由国家、政府统一招标、发投标,如有意愿,必须要去参投,才有可能得到这种动迁的大工程。

(看看新闻Knews记者:王雪 李翔 编辑:范燕菲)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