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星座 > 正文

中国第一位道教女方丈年幼痴迷道教书籍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5-25 21:56

2009年11月15日,武汉长春观住持吴诚真大师正式升座为方丈。

去年11月15日,武汉长春观住持吴诚真正式升座为方丈(方丈是指对道教十方丛林最高领导者称谓,十方丛林是一种寺庙管理制度,方丈修养和地位都很高),成为中国道教历史上首位女方丈,而吴诚真方丈也是现存在世的唯一一位道教方丈。

吴诚真方丈在修缮一新的长春观方丈堂接受晨报记者专访。对于授予方丈这一荣誉,吴诚真谦逊自感“才德不够”的同时,感叹当今文化多元,以至于造就了自己升座方丈,创造了历史。

地处城市中心区,武昌大东门车流滚滚,人声鼎沸,愈发凸显出千年道家圣地长春观的闹中独静。依滔滔长江水,靠巍巍双峰山,长春观源自道教始祖老子讲学传道的古老道场,元朝初年因纪念创派祖师丘处机(号长春子)而得名并沿用至今。

[萌生入教念头]

年幼时专爱道教书籍

长春观内,方丈堂新近落成,木料还未来得及漆刷。记者推门而入,身体微胖的吴诚真方丈起身拱手作揖,一句“无量福寿”便是道教的见面礼节。年逾半百的吴诚真方丈头戴冠巾,一袭青衣。

1957年的一个寒冬,吴诚真出生于距离武汉长春观数十公里外新洲区一位农户家庭。作为家中的幺姑娘,父母视为掌上明珠。

自从孩提懂事开始,家庭里多元文化交融的氛围便对年幼的吴诚真有着潜移默化的宗教启蒙。印象中,奶奶是虔诚的基督教教徒,外婆则信仰佛教,家中书桌堆放着《道德经》、《玉露金磐》、《大小圆觉》等经书,很快便成为吴诚真的一片乐土。和《三国演义》、《水浒传》等故事相比,吴诚真对道教书籍中的故事更加着迷,并渐渐对道教产生了兴趣。

不愿嫁人一心出家

高中毕业,文化程度较高的吴诚真当上了村里的会计。1980年,高考恢复,父亲力主吴诚真参加高考,此时提亲队伍也纷至沓来,她不得不与父母摊牌,想出家入道教。父亲首先站出来反对,并默默为女儿准备好嫁妆。“可想而知,当父母知道我要走这条路,斗争会有多么激烈。”回首这段往事,吴诚真淡淡一笑。

吴诚真走出家门,来到长春观,经历十年浩劫之后的长春观显得荒芜与清静,六七个年逾古稀的道长守着仅剩的几间殿堂,观内楼宇破败,百废待兴,但这般萧条景象并未打消她的决心,反而抱定终生不嫁、一心修道的决心。吴诚真找到观内的道士希望出家,无奈当时长春观连落脚之地都没有,她只能暂时返回家中。

道教主要有全真和正一两个主要派别,其中全真派要求弟子出家,而且遵守素食、不婚、出家的戒律,正一派则没有这种要求。有人建议吴诚真加入正一派,亦遭到她断然拒绝。

1984年3月,随着长春观加以修缮,吴诚真再次表达出家的想法,被告知回去等消息。几天之后,就在吴诚真望眼欲穿时,武汉市宗教局派人前来走访调查,机会来了,通过审查的吴诚真拜时任武汉市道教协会会长的谢宗信为师,出家成为全真道龙门派第二十四代弟子,赐号诚真。

[专心修道获认可]

条件艰苦却不打退堂鼓

初入长春观,吴诚真便对苦行修道有了切身体会。

由于从小在家娇生惯养,吴诚真连烧火、做饭这些基本家务都不会,而如今观内事无巨细都要包办。当时观内物资匮乏、条件异常简陋。某年正月初三,哥哥前来探望吴诚真,发现妹妹的碗里盛着米粉、绿豆丸子,就着白菜下饭,断言她不久便会打道回府。

工作繁忙加上劳累,同年同期进来的8名女道士,到第二年年底只剩下吴诚真一个人。度过了这般考验,吴诚真的勤快好学很快便得到师父的喜爱。

熟知道德经受到认可

1985年初,来长春观视察的中道协的余老师,看见一名相貌端庄的小道姑蹲在水池边洗衣服,问她为什么修道?吴诚真认真地回答:“我从小就喜欢读《道德经》。”余老师让吴诚真试试,果然吴诚真能熟练背诵,不过余老师担心她不能理解。当时入道的女孩子多来自农村,文化程度不高,不少人对道的信仰还停留在烧香拜神的浅层意义。

经过交谈,余老师得知吴诚真受过高中教育,而且家境良好,惊喜自己发现了一个人才。原来,余老师此行在全国各地宫观考察的目的便是发现和培养人才,尤其是女道士。

当年,吴诚真被推选为武汉市道教协会第四届代表会代表。1998年,吴诚真被任命为中国道教协会常务理事,武汉市政协委员。次年,吴诚真主持长春观。目前,全国各地正式开放的道教宫观有5千多处,其中不乏女住持。

对武术修行涉及不多

一般而言,道家修持分为内丹、武术和养生,吴诚真介绍自己主要是内练丹田和养生,对武术涉及不多。和吴诚真相熟的一位武汉大学哲学院教授评价说,相比于吴诚真对经义的深刻参悟,其能主长春观更得益于其领袖气质和人格魅力。

不少长春观道友都对下面这件事情津津乐道。一次,一位道友生病,吴会长送她去医院,赶回来就要登台演讲。面对台下上千人,吴诚真不用稿子,出口成章,声音洪亮,中气十足,台下掌声此起彼伏。

[复兴长春观]

善于经营 供奉持续增长

长春观创建时,有记载称,长春观“东起卓刀泉、南含宾阳门、北盖白鹤观、西连黄鹤楼”延绵数十公里,然而历经沧桑变迁的长春观一度破落,东西两院断壁残垣,几近焚毁。吴诚真接受主持长春观时,观内仅有四进殿宇,大片地盘被工厂、医院、小学等抢占。“千年长春观不能在我手中没落下去。”吴诚真上任第一把火便是重修道藏阁,不少人对此将信将疑。长春观属于自养组织,筹款成为当务之急,而与当地政府协调拿回被抢占的土地更不是易事。“吴大师看似不温不火,但办起事情来能力让人佩服。”一位道教协会成员评价说,一次向政府谈资助的事情,前后半个月只拿到1万元,可吴诚真出马便拿回20万元资助。几个月后,道藏阁巍然耸立在长春观内。凭借着与生俱来的商业头脑,吴诚真通过多种经营方式筹集资金,其中实业有商铺房租和素菜馆。时下流行吃素,吴诚真开办长春观素菜馆,每年至少盈利50多万元。

此外便是祈福法会。昨日恰逢道教重要节日甲子,不少富商选择在这一天来到长春观做法事,亦有不少弟子捐出不等现金作为供奉。吴诚真交到出纳手中,要求每一笔都开具收据,强调“每一分钱都要登记在册,明明白白使用”。

入道20多年,吴诚真的俗家弟子便已过万,信徒捐款是重建长春观最主要的筹款方式。吴诚真方丈从腰间掏出手机,从联系人一栏中对照着徒弟名单回忆:“这位徒弟伸出2根手指,比划着说‘不是2万,是200万’。”

2004年9月,武汉“国际旅游节”期间,吴诚真在观内主办“道风神韵文化周”,共接待游客11000人,门票、经忏、功德收入合计超过20万。

有了稳定持续增长的供奉,吴诚真按照自己的规划有序的推进长春观的复兴。自2001年起,吴诚真先后收回4处长春观旧址,修建起坤道院、三皇殿、干道院等7座殿宇,观内面积从原先的不足1万平方米扩展到5万平方米。

吴诚真表示,自己对于经营创收时刻保持冷静,“绝不主动要求别人给钱(供奉),绝不进行商业炒作。”

个性十足 为道友办社保、医保

复兴长春观,身为住持的吴诚真已经表现出乐于进取,不墨守成规的性格,而读研究生以及为道友办理社保、医保,则让深在道观颇有一丝神秘色彩的吴诚真披上了五彩斑斓的个性化外衣。

早在1988年,吴诚真便参加中国第一届坤道学习班,既是学员又是辅导员。2001年,吴诚真选择了普通高等大学,入读华中科技大学研究生班,最终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这样做的目的仅是“证明我读书一样行。”

2006年,吴诚真为道友办理社保、医保的举动引发媒体关注。当时,几位道友突发重病,由于没办保险,道友们的压力很大,长春观的医疗费陡增。长春观现有道士70余人,平日布衣素食,根据游住时间的长短,每人每月发放100元-200元不等的生活费用。一旦遇到突发疾病,道友们难以支付高额医药费,长春观也难免会力不从心。吴诚真坦言,入道修行,照样食用五谷杂粮,方外之人也不可能不得病,“生老病死乃自然规律,不申请一定的社会保障,何以解决道友们的后顾之忧?”

“和老祖宗修为比我皮毛都沾不上”

去年三四月份,上级组织找到吴诚真谈话,有意让她升座方丈,吴诚真的第一反应是拒绝,头脑中蹦出“才德不够,综合素质不够。 ”

去年5月,长春观恢复丛林制度,决定礼请吴诚真大师升座长春观方丈,当场向每位道长派发民意测试问卷,结果获得全票赞成。去年11月15日,国家宗教局相关负责人亲临长春观,出席吴诚真方丈的升座仪式,宣布了武汉市政府的这一任命。“方丈是荣誉,散发着光环,有好亦有不好。 ”吴诚真说,“和老祖宗修为比,我连皮毛都沾不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