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正文

国中的陈老师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3-10 19:27

《 美女老师,你真不该醉酒》

《老师的脚奴》

那年,我正读于国中二年级。当时,我被班上一位教导数学的陈老师所深深迷住,经常会去找问她一些问题,并且还假借许多理由和找寻机会和她单独相处。

陈老师那时应该是二十七、八岁,由于她本身个性相当开朗,当时虽然刚离婚,亲切的微笑却还是常挂在娇美的脸蛋上,不像其它的老师那样老对学生老露出不耐烦和厌恶的态度。这使我对陈老师奋发起一种莫名的好感,对她也从敬仰而逐渐改变为爱慕。

记得,那是周末的一个炎热下午,我正踩着脚踏车经过离我家不远的陈老师家前,看到她正在园院里蹲着整理栽种的花草。我一瞧见,便立即停了下来,并把脚车扔在墙外,一溜烟地跑了进去,并自告奋勇地要帮她的忙。陈老师见我如此的热情,也就笑着答应了。

其实,自从陈老师离了婚搬到我家附近以后,我就老想找机会,借故来到她家中。这次是个好机会,我那会错过呢!夏日的天气闷热,陈老师今天就穿了一件轻便的短裙以及白色T恤,看起来比平日更加添了一种自然的娇嫩美。

由于炎阳的缘故,我身上的汗水已经将我的衬衫湿透,而陈老师薄薄的白色T恤也是一样,使我清楚地看见紧贴凑在她身上的乳罩;那似乎是一件特小号的乳罩,根本就包含不住她的那双巨乳,此时看在我眼里,更为性感和兴奋。

我在使劲拔除耶草根部的时候,还有意无意地用手臂去碰触蹲在我身边老师的木瓜奶子。然而,老师却似乎毫无察觉,并还时不时地更加靠了过来,整颗奶子挤压着我的手臂,吩咐我该如何栽种和弄散那硬黄泥土。我斜眼往下窥望,竟发现陈老师胸前T恤的衣领,正微微仰起,令我清清楚楚地由领口看到她整个胸脯;隐藏在那小小乳罩后的圆弧巨乳,几乎完全裸露于我眼前。

我的身子不禁颤了一抖,短裤内的老二此时也微微仰起,神情开始有些不自在。突然,陈老师在这时站起身来,不知是否已经察觉到我的不妥而故意移开身躯呢?我有些茫然和惊慌。

「啊哟!才蹲了没一阵子,整个身子就酸疼了起来!唉,看来身体开始老化了…」陈老师站直了身,捶打着肩膀,移动了几下,笑说着。

走动了几下,她跟着又再蹲了下来,继续用手里的小铲弄松泥土和加添肥料。这时后,陈老师身子是对向着我的,我发觉她的裙子前角正翘着,让我可以若隐若现地看见她裙内的春光。尤其是在陈老师移晃着大腿之际,两腿的分开更令我清楚地窥视到里边的一切。

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使自己处在更佳的视线范围。我清楚看到陈老师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特小的迷人丝织内裤。在她那嫩美的穴唇上,仅有这一小块布遮掩着!当陈老师微微翘起右腿递过身去拿离身体不远的肥料时,移动的大腿顿时更分得开开的,令我仔细看到她那一小块布正紧紧地陷入她的穴肉里面,正好卡在肥沃的阴唇之间。

陈老师身子一颤,似乎也立即感觉到了这内裤陷入润穴的一刹快感,连忙很不自然地夹起了双腿。当她把眼光放在我身上时,脸蛋上顿时泛起了一片艳红。原来她瞧见我目楞口呆的凝视着她,手还放置在自己的下体部位,隔着裤子,微微地以手掌摩擦着里头的东西。

「喂!你干什么?阿庆,你可不能那样啊!都已经是十四岁的大孩子了,还乱摸那东西?要是你给警察叔叔看到,会被抓去警察局的!」陈老师见状,尴尬地竖起了脸,训了我一顿。

我被陈老师骂得有些不自在,低落着头、黑着脸蛋,一句话也不说。

「好了啦!别再拉长着脸了!来…今天就到此为止。先到屋内去洗一洗手,然后让老师为你弄一杯最拿手的冻柠檬水!」她见我如此,口吻立即软化了下来,温柔地对我说着。

说完,陈老师又露出平时和蔼可亲的笑脸,伸过手来把乌黑着脸的我一把给拉了起来,然后拖着我一起步入屋内…

自从开始对女性有了「性」趣之后,我就老是沉醉在女人那美丽的胴体之中,亦尝过了女体的美好滋味。平时走在街上,看到美女,总是不自觉地就墬入幻想中,并想象出和她们做爱时的姿势很表情;彷佛她们就坐在自己的跨上,忘情地摇动着…

陈老师那成熟动人的胴体,亦是我所渴望的。我千方百计地设法接近她,今天终于有了曙光。如今我俩的距离愈来愈近了,我甚至于可以感觉得到她的呼吸。

进了屋内,她先是步入洗手间把两条面巾给弄湿了,并把一条递过来给我。她自己则用另一条湿面巾摩擦自己的脸蛋和颈椎部位,一边走进厨房去准备她所谓最拿手的冻柠檬水。

我手中拿着湿面巾,也来到厨房门口,呆楞楞地站在那儿望着陈老师冲泡柠檬水。只见她还时不时地把湿面巾给伸入那松弛的白色T恤里边,似乎是在擦着肩膀和胸脯前的汗水。陈老师这荡漾的动作瞧在我眼中,令得我体内的热血无法理解地开始沸腾起来,心脏碰碰地不规则地跳着…

好漂亮,老师真的是太漂亮了;高眺的身材、弹性的皮肤,是每个男人眼中的真正女人。我傻乎乎地站住,并幻想着她一件一件脱下她的衣服;美丽的乳房有着尖而挺的形状,与及淡淡的红晕。还有她那有着弹性的圆滚小屁股,好想捏它一把啊!我好想把自己的面孔,往陈老师下体扑去,让她那丰盛的黑阴毛磨擦着我的双颊。我最喜欢这种感觉了!

这时,老师会把我推倒在地,双唇很快地就凑了上来,含住了我的阳具。本来就涨得难过的大老二,突然被她这样一含,便忍不住地颤抖了起来。陈老师的舌尖在我阳茎间、在我龟头上游戏着,令得我好兴奋;滑滑热热的,真的太棒了!我忍不住轻声呻吟了出来…

「嗯?阿庆,你怎么了?楞呆呆的站在那里傻哼叫些什么啊?来…到厅里的沙发去坐嘛!」陈老师一面说着、一面从厨房走向客厅。

陈老师的说话,把我从幻觉中拉回到了现实之中。只见她双手中捧着两大杯的冰冻柠檬水,指引我到厅里的那张大沙发去坐。然而,当她的两杯柠檬水还未摆好在沙发前的小桌上,我就已经压抑不住了,整个人突发地扑冲向老师,并把她给压倒在地上。两杯倒翻了的柠檬水则霹雳啪啦地,洒落了满地,也弄湿了我们俩。

我用尽全力以双手顶在陈老师的肩膀上,不让她动弹。看着她那一时惊慌讶然的脸庞,还是一样的好看、一样的漂亮,甚至还添增了一股莫名的妩媚。

我没犹豫,马上用自己的唇舌,往陈老师嘴上送去。她那还未卸掉的口红弄得我满嘴尽是一片艳红。我一边把润舌往她嘴里钻去、一边则伸出了我的右手,抚摸着她那丰满的乳房。此刻的我,真的觉得自己正身处在天堂,第一次感觉到老师的乳房是如此的柔软和温暖。

我那时虽然才十四岁,然而和我神交过的女孩不下于十数个,但却没有一次有如现在的强吻更令我激昂。滚衷衷的热血,似乎在我体内沸腾了起来。我将她拖坐起,从后面抱搂着她,并将右手从她白色T恤下伸入,直接滑进她的奶罩之中,大力地又挤又榨,抚弄着她那两颗大奶子!

我的左手也没闲着,并积极地游向陈老师那被小小内裤包裹着的肉埠上。隔着那一小块丝布,我使劲地使用着中指根,摩擦着她那隐现的穴唇缝隙。陈老师不由自主的被我搞得失去了原有的矜持和道德。我发觉她亦开始配合着自己娇嗔的声音节奏,扭起了细腻的蛇腰…

她感性的呻吟,令我兴奋得坐了起来,把她转向着我,紧紧的拥搂住她,用自己的肌肤直接感受她火热性感的肉体。但陈老师这时突然双掌顶住了我的胸膛,用力推开了我,然后站了起来。我忽然慌起一股恐惧之感,开始害怕老师会因此而愤怒于我,甚至会去报警投诉我的恶劣强暴行为。我的脑子里突然一片的空白!

然而,我的忧虑似乎是多余的。我发觉老师此时是以一种非常异样的野性眼光,直瞪着坐在地上的我!我心里头正开始打着问号时,老师竟然快速地将身上的遮蔽衣物脱去,只留着内衣裤,并大方地站在我面前显示她那白晰晰的皮肤和丰美的曲线。我一时之间真的无法相信眼前所演变的一切,令我的视线离不开她优美的躯体…

陈老师这时蹲了过来,并把我推平躺于地上,然后以跪姿坐在我上面来。我虽然惊讶,却很喜欢她这种姿势。除了轻松外,可以从下往上看到她的一切;从哪一个角度来看,老师都是一样的美丽、动人。

她伸过手来,主动地解开我的上衣,接着就两只手不停地搓揉我的小乳头,并还凝视着我的脸蛋;一边淫笑着、一边吐出舌尖来,交换地舔弄我的两颗乳头。

「嗯…嗯嗯…老师…你知不知道…我…一开始就很喜欢老师你…啊啊啊…老师你的嫩舌好厉害耶…舔得人家的乳头既痒又爽,连我下面的老二都硬挺了起来啦!不如…你也帮我口交一下好吗?老师你…该不会嫌它脏吧!」我激荡地被陈老师舔着,兴奋地进一步要求说道。

陈老师先是愣了一下,跟着是微微的迷人一笑,然后扭晃着身躯稍微的往后移动。她的双手不久就摆在我的裤子上,解开了裤头,接着便慢慢地拉下它的拉链。跟着,只见她突然地使劲一拉,整条裤子便被她扯到了小腿之间,而我那老早就膨胀得发紫的大肉棍,立即就应声地弹跳了起来!

「嗯!你这坏小孩,都国二了还不穿内裤?啊哟,真不卫生喔…」陈老师说着,似乎对不穿内裤的我感到有些讶然,但同时亦面露羞笑。

「嘻嘻…才没那回事呢!不穿内裤才通风嘛,卫生得很啊!老师不信的话,就来尝尝看。它…可是既鲜美、又有肉感啊!」我诡笑说道。

陈老师又是望了我一眼,嘴角一翘,又露出了勾魂的微微一笑。接着便轻巧地抓握着我的阴茎,然后整张嘴递了过来,把我肿胀的大龟头给含入口内,并在里边以舌尖挑逗着龟头的缝隙…

幻想着陈老师为我口交是常有的,然而,如今这梦寐以求的事已经成了事实,我真的好兴奋啊!但是在这同时,我又不得不尽量地放松下来,好让勃起的肉棒慢慢地迎接着老师的含弄、享受着她的服务!

「老师,求求您…把你的内衣和内裤也脱去嘛!别折磨我了,我好想看看你那诱人的丰美身躯啊!」我唉声地恳求道。

陈老师再次的望向我,笑了一笑,不说一句话。只见她口中还含着肉肠,一边则脱去身上唯剩下的内衣裤,我时不时地窥探她那双一摇一晃的肉球。凝视着那两颗蠕动的巨奶子,我真的好想把整个头都深埋在她的丰乳之中,享乐于那稣麻快感。这时的她,吸含着大肉棒就有如钻油井的开采,慢入快出的抽送运作,一直都维持于靡淫气氛。

从我这下面的角度,斜眼望去,见到的是老师的阴户、双乳所形成的一个倒三角形状。陈老师边摇晃着白晰的双乳、圆滑的屁股,配合着口中吃着的香肠:这情景,真令我深深的为之着迷啊!

「嗯…嗯…老师你的功夫真不错!老实说…我以前也有过女孩为我口交了一下…可是她嫌那儿脏,没一下子就又拒绝了!啊…啊啊…真是爽…喔喔喔…好厉害…好过瘾啊!嗯…嗯嗯…老师…老师…我快要就被你给吸出来了…喔…喔喔…」我轻声地赞美说着。

陈老师那失神流出的口水,掺杂于我热烫肉棒所流出的黏液,沾满了我的阴茎。我看着老师一边「进食」、一边摇晃着那圆弧的臀部,体内的热血又开始沸腾了!我不禁地伸过右手去,把手指溜进老师的内裤里头,抚摸着她那淫水泛滥的阴户和肛门部位。老师先是震动了一下,但却没任何的表示,继续地专心于她的口交活动,啧啧地吃得津津有味。

我开始用中指缓缓地插入陈老师的阴唇之间,戳得那紧凑的肉壁越缩越紧,潺潺淫水还顺着屁股沟,而流滴到我的大腿和地上,形成了一小滩水漥。离了婚的老师,久旱逢甘霖,此刻所分泌的爱液数量极为惊人,我真想一大口、一大口的,把它们都舔净入喉。无奈,我此时的体姿却是无法办得到,只能继续以手指慰劳老师。

陈老师愈加快串在她嘴唇间吸吮的频率,本已经是怨妇的她,如今下体让我这么一弄,在口腔与阴穴的双重刺激之下,使得她的心里头更是搔痒难堪。我丝毫不放松,更为巧妙的运用拇指和食指,揉捏着她那最敏感的阴蒂,让她频临高潮的边缘,更令得她加速及使劲的吸吮我膨胀充血的龟头。我竖立起了屁股不时的摇晃着,以配合并享乐予这超刺激的快感。

我奋力摇摆的下体,加上陈老师努力的吸吮;肉肠与嘴唇紧密贴合在一起所发出的啧啧和僻啪声,在这客听上,声声入耳。我终于在发出长长一声的呻吟之后,把大量热衷衷的精液射入了老师的口内!

陈老师让一些精液沿着她的口角流出,并且不去擦拭便伸过脸来跟我深吻,还居然用舌头把自己口中的遗精送入我嘴里!喔…我最恐慌的就是尝自己淫秽的黏液,感觉上真的是很不好受。然而,我也不好在老师面前说些什么,那究竟是自己的精液嘛!只好趁她没注意时,赶紧把那吞咽不下的唾液,由嘴角流吐出来,然后慌张地以手擦去。

我们俩静静地休息了一片刻后,陈老师似乎又恢复到原来的那一付为人师表的状态,什么也没多说。只见她催促我快些回家,而自己则慢步走入浴室里去。这一段莫明其妙的缠绵也就这样地结束了…

那次之后的一整个星期,就算和陈老师在学校碰面时,似乎什么事也没曾发生过,还是有如平时的师生关系,直到第二个周末的夜晚,陈老师突然在八点左右打了个**给我…

陈老师说有急事要见我,希望我能现在就到她家去一会儿。我当然是乐于去见她,说不定老师是又想和我再来一次缠绵呢!我赶紧到厨房里向老母交代了一声之后,便匆匆忙跑出了门,跨上了脚踏车奔往陈老师家去。

我只花了四分钟便赶到了陈老师的家。而老师似乎比我还要急,大门一开,什么话也没说便把我给拉了进屋内,然后直接带我到她卧房里去,并锁上了门。在里头,她仍然一话不说,还马上把自己的衣物脱个清光,赤裸裸的呈现于我眼前。接着,便亲自为我快速脱掉我身上的衣裤;我还是跟上一次那样的没穿内裤,所以也顿然一丝不挂。此刻,房里就只处着两只互相瞪着眼的赤裸肉虫。

跟着,陈老师便要我趴在她床边的书桌上,开始舔弄我的屁眼儿,并且还拿了一支毛笔来刷弄我的两颗鸟蛋!我没多久就受不了她这样的挑弄,肉棒立即勃起,两腿开始不由自主的抖动了起来。我开始发出莫明其妙的呻吟声,这似乎深深地刺激了陈老师,她很快也忍耐不住了,并从后面将我紧紧抱着…

「我很想试试一种我从没有玩过的方式?你愿意陪我尝试吗?」陈老师一边亲吻我的脸、一边亲声地问道。

「你是老师,我是学生,想我怎样都可以!」我乖巧地答应她。

「我好想跟你玩一玩“后庭花”!来…阿庆,温柔地上我、戳我…」陈老师说着,便两手扶住书桌,将臀部朝向我高高地翘起。

我见老师这样的态度,便立刻扶起早就勃起的肉棒,先插入她湿润润的小穴里面,抽弄了几下,让它有着润湿度,然后才将龟头抵住老师那神秘动人的屁眼儿。我曾经戳过一个阿姨的屁眼儿,所以知道不能未经滋润就把老二插入屁眼儿,这只会造成双方的痛楚。因为屁眼内并不会分泌爱液的!

陈老师的润穴可不是盖的,她的淫水是既多又黏滑,是现成的超级滋润液!我用手指在她的阴唇里,掏出不少黏涕涕的淫液,然后以小指往她屁眼洞里慢慢擦去,让它也有某个程度上的滑润。我这才将膨胀的大龟头,缓缓地推挤进陈老师那小小的可爱屁眼里。

「哎呦!我想屁股一定是裂开了…痛死了啦!死阿庆, 等…等一下…停止…停在那儿一下!啊…啊啊…你可别那么粗鲁…我感到你的龟头戳破了我屁眼洞了咧…喔喔…喔喔喔…」陈老师身子一颤抖,跟着全身僵硬,还大声哀喊了出来!

从她那既哀又爽的呻吟声,我不确定老师是不是因为屁眼儿的疼痛而哀鸣,或是因为剧烈的快感所致。我要她试着尽量放松臀部周围的肌肉,好让屁眼儿能更加张开着。这样她才能渐渐地进入状况,并享乐于这肛门性爱之中。

当陈老师的屁眼口再度被强迫撑开时,她已经能咬着牙关,开始适应被戳插的冲击,不再哀怨哭饶。反而会微妙地也摇晃着圆弧珠嫩的臀部来配合着我的推入。

「喔…喔喔…插…继续插进来吧!阿庆…插…嗯…嗯嗯…啊!轻…请轻一点…慢慢的来…喔…喔喔…」陈老师以她暧昧的声音喘息说着。

我动作着,往前更推进了一点点。老师已学会放松她的身体,并开始配合着我抽送的节奏;我先是轻而缓慢,其后速度愈加缓缓加快,力道也更为加劲,那刺激的感觉带给了陈老师前所未有的高潮。虽然此刻被戳的是她的屁眼洞,然而那小阴穴里面的爱液,竟也有如泛滥的潮水,湿润了她整个下体,连大小腿部位也都流沾了一大片。

以后的数分多钟,陈老师要我温柔的慢慢来。然而,我却丝毫没有半点缓和的意思,反而更疯狂不停地往前的冲挤进去!我那坚挺而粗大的肉棒,一寸一寸地深深插入老师热热小洞。此时的老师,在心里头应该是真心的在感激我戳她小屁眼儿之前,沾了她阴穴的淫液,以润滑了她的小洞,这才能让我那粗大的肉棒,顺心的进出于她动人狭窄的屁股缝!

陈老师又开始大声地淫叫了起来,而我也开始演起「反角」,由我扮演老师,并用我的双掌交替地拍打在她的美臀,直到那白晰晰屁股被打得成粉红色,然后才递过舌尖去舔着她的红肿部位。

「喔…别停下来呀!好宝贝…乖孩子…别停好吗?继…继续戳…我那儿好热好胀啊!」陈老师哀求唤道,并把手突然往后伸了过来,刚好扯住了我的两颗睾丸,几乎要把它们给拉了下来,真痛死我了!

「您娘嘿!那好,你自己要的喔!」我在心里唠叨着,对老师这胡闹的举动感到有点儿气愤,于是便将屁股微微移动,试探性地找寻较有冲击性的姿势,准确好好的戳个她半死!

想着,我那肉棍也兴奋了起来,似乎勃胀得愈加的粗长,并压迫于老师的屁眼口。我又开始塞入她的小洞,还将那根肉棍在她里头拧动猛烈抽送着,令得陈老师的脑子传来一阵阵令她几乎昏眩的快感。她的小洞把我夹得更紧了,似乎是跟我下着挑战,看谁才是主宰者…

第五话

我像只发了疯似的公狗,附靠在老师的背后,狠狠地抽插着她的屁眼洞,并且还一边不禁地暗赞她那屁股的内壁是多么的紧,不愧为人间极品,真的是好爽啊!

我的动作愈来愈快,而陈老师亦感受到了数个大小的高潮正在她体内逐渐形成,并连续的迸发着!她那高喊而出的呻吟,和颤抖不及的身躯,更令我处于一种无法言喻的兴奋。此刻,老师不但感觉屁眼儿热胀无比,阴道也跟着抽筋起来,爱液潺潺地自两片丰厚的阴唇流下,眼角也不知何时地溢出了激情的眼泪,并无法控制的抽咽着…

当然,陈老师还是依然不停的摇晃臀部,而那吊挂在她上身的巨大奶子早就因为已身的重量和左右摆动着。从我这里看去,她的乳房显得深红发涨,两粒乳头更是以晶莹剔透来形容,特别的凸出,有如两粒葡萄般,看得我的双眼都充满着红血丝,两只手立即伸了上去,猛搓揉着那双大木瓜!

这双手搓握着双乳,并从后面附靠着老师背部戳她屁眼儿的姿势,真的是非常过瘾。因臀部摇摆而摩擦着的大老二,被那嫣红屁眼弄得虽有些微痛,却亦有无比的快感。下体的开发次数频繁,也让我俩的敏感度大大的提升不少。糜淫的爱液阵阵分泌着,我们双方都沉浸于这高潮与快意之间。

陈老师的屁眼洞早已将我那电动马达具,给深深的夹吸住,再加上肉壁震动的压力状态;我越是抽插,牵引屁眼洞的吸力愈强!老师是早已经达到了十数次持久的高潮,看来也快要轮到我了…

「嗯…老师….啊…啊啊啊…不行了…要丢…丢了!喔…喔喔…又丢…丢…啊…啊啊………」 我禁不住地溢出了高潮的泪珠,直到阳具完全拔出的一刹那,因压力顿失而宣泄的高潮液,喷得老师满背后都是。

终于还是射泄了。而当我把老二抽离自老师屁眼儿的同时,她也亦感到有种如厕排便后的另类快感,整个人猛颤了一抖。这之后,老师便有如崩溃了的土石流,整个身躯在离开书桌后便平倒向床铺上去。只见她将脸侧紧贴于床面,不少浓白色的精液沾在背部,甚至于还由她屁眼缝隙缓缓流出,并顺着臀沟流落到床铺上呢!

我这时也背向着床,躺了下来在老师的身旁。我俩眼对眼的凝视着对方,嘴角亦都微露出诡意的一笑。当老师斜眼见到我龟头和阴茎上沾染的高潮液,便爬起了身,像母狗般的趴着,并努力用舌头将我那话儿的精液舔吸干净。说老实话,我至今都还是不明白为何女性总是喜欢吞食男子的秽物,我是觉得它是既腥又苦咧…

我在十点钟左右才回到家。由于干得过于剧烈,连步入家中时连走路都不大稳,老母的眼光还一直斜视着我呢!之后,洗了个澡,便立即回房,拿了个枕头,相拥而眠。那晚,梦里尽是和老师做着爱,互相尝试着各类的性爱奥妙。

第一次是老师为我口交,这一次则是肛交,那下一次我一定要试一试正统的性交,也既是为所欲为的戳干老师那雪白淫穴;让我能满足于她全身上下前后三个奥妙洞!这一次,我可要支撑得更加久,让老师更加的疼爱我!

喔!能在学园认识陈老师真好。我真是幸福…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