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正文

王小丫过元旦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1-30 18:41

《 医院情事》

《在宾馆的艳遇》

一、楔子2001年12月29日下午16:00整。

两个男人在山上站了好久了,两个人都有一米八左右,只有胖瘦之分。其中一个留着一个“板寸”,粗壮的脖颈常常能让人联想起泰森,凛冽的山风吹过,他丝毫没有感觉。另一个显得消瘦,也留着一头短发,他叼着一支烟,好象在思考什么,一直默默无语。山脚下是一栋精致的别墅,虽然已经临近元旦,因为别墅院子里栽种了常绿的树木,所以在冬天还显得生机勃勃。

“老冒,这肯定是一个有钱的人家!”

板寸好象在和人争论,声音很大,被称作“老冒”的人掐掉了手中的烟,“看,来了!老虎,望远镜!”

原来“板寸”叫老虎,老虎取出了望远镜,举起来向着山下看去:“嘿,老冒,那个不是“开心词典”主持人王小丫吗?”老冒接过了望远镜,在望远镜的视野中,一辆豪华的奥迪a8缓缓停在别墅的门口。一个戴着墨镜的中年男人正在开车门,从车上款款下来的是中央电视台的头牌主持人—王小丫,“这个臊货跑到这里干什么来了?老冒,她边上的男的是谁?”

“让我看看!原来是他!”老冒接过望远镜。

“谁呀?这么大的派头!”

“广电部的副局长,姓李,这对狗男女,跑到这来了!”

“你怎么认识他?”老虎不解的问。

老冒不屑的说:“我老爸在央视干了40年,我什么人没见过?什么事不知道?这帮货,扒灰的扒灰,嫖娼的嫖娼,没什么好东西!走吧,咱们回去准备一下,我给你聊聊,今年让你过个好节!”

2001年12月29日上午,广电总局的会议厅。

今天会议厅里来得全都是全是大牌的明星和名牌主持人,“现在安静一下,我宣布今年元旦去内蒙灾区慰问的人员!”

会议厅内顿时安静下来。

李副局长用他那特有的公鸭嗓音说:“主持人:周涛、朱军、倪萍…,演员有马玉涛、彭丽媛…,相声演员…”

“怎么又是我,我去年已经到过大别山了”不知谁在台下小声嘀咕。

“安静,不要讲话…,有人不愿意去吗,不要忘了,你们是人民培养出来的,灾区的人民点名要你们去的。”

李副局长显得很激动:“有人问宋祖英为什么不去,元旦期间要给国家领导和外宾表演节目的;王小丫为什么不去,后天咱们对面的“天子酒家”点了名要她去主持一个晚会,不要怠慢我们的衣食父母!群众欢迎的,我们就应该去做。…好了”去灾区的留下来继续开会,其他人去小礼堂开会!”

中午时,央视就放假了。王小丫回到自己的住处,她刚换上拖鞋,把拘束了一天的脚放松下来,这时,电话响了。拿起接听,原来是李副局长:“小丫,一会我开车来接你呀!”

“李局长,我今天有点不舒服?”

“怎么,刚有了一点名气就和我摆起架子来了?别忘了是谁提议把你从“金土地”节目中调出来的,想不想我把照片和录象带散出去?”李局长有些火了。

“不是,……我准备一下就下来。”

“这就对了,今天晚上我一定让你舒服到家的!美人!”

王小丫的脸红了。

作为名人,她知道自己是众人的偶像,交往了三年的男友在央视是一个才华横溢的记者,今年10月被派到阿富汗去了,她甚至怀疑这也是李副局长的指示。她从前年就成了李局长的情妇,那是一次酒会之后她被李局长服用了春药,被他奸淫了,还拍了录象和照片,可是从此之后,她也是星运横通,这次在网上被评为10大主持人,还有李局长答应今年让她上春节联欢会的主持人。

为了来央视,她的处女献给了一个高干子弟,本来想和男友过上好日子,两个人想凭自己的本事干一番事业,没想到会有这种事情。男友是个书生很爱她,从来没问过她的失去贞洁的原因。但小丫是在和李局长幽会时她觉得很刺激,李局长将近50岁,可身体的强壮是她的文质彬彬的男友不能比拟,尤其是性能力,男友2分钟就不行了,李局长却可以一直把自己插到高潮,何况还有她那千奇百怪的招数……。男友已经3个月没亲近自己了,想到这里,小丫感觉下身有些湿润了,不由得夹紧了大腿……,李局长的车该来了吧?她赶紧换上一条黑色的短裙,收好拾东西下了楼,这时,李局长的车已经到了。

“小丫,这次我又学了好几招,保管你满意?”李局长一脸坏笑,一支手已经放在王小丫的浑圆大腿上。

“讨厌!还不开车!”小丫最明白男人的心理,他们最想得到的是不容易得到的东西。

“哎呀,都一个星期了,还不让我摸一下?王奶奶,就一下。”李局长此时象狗一样乞求着。

“好吧,只许一下啊。”

李局长的手伸进小丫的短裙,五根手指在小丫白嫩、浑圆的大腿上轻轻抚摩着,“不要,你说只摸一下的。”小丫的声音有些颤抖。她试图把李局长的手拉出来。但她一个女子那里是身强力壮的男人的的对手,他的手指象章鱼一样牢牢生根在小丫的下身,一只手指还伸进内裤,轻轻拨弄着小丫的花瓣,“啊,不要…”小丫的身体拼命后仰,白皙的脸上泛出玫瑰色……车子开启的时候,为了安全起见,李局长终于把手从小丫的花瓣中的手拔了出来,李局长得意的把手上的黏液在小丫面前晃动,小丫羞的低头不语。

……“你知道吗,倪萍哪个老货这次一直问我怎么过元旦呢?你看,我只带你来了。”进了别墅之后,李局长好象在邀功。

“得了吧你,曹颖这次被人先领走了吧?”王小丫甚至忽然觉得有点委屈,她知道前些日子曹颖也被李局长搞上了手,女人的嫉妒心是最强的,哪怕她根本不爱这个男人,她却希望他一直最宠幸自己。

“宝贝,那能啊,我心里只有你!看这块祖母绿的宝石是我特意叫人从南美洲给你带来的。”

“哼!”小丫这才破涕为笑。

“这么大的房子怎么没有一个看门的?”小丫忽然有种不安。

“全让我给放假了,我的宝贝,让他们看见你还了得,明年我可能调到部里去呢?不过你放心,我在半地下室里养了4只藏獒,跟小牛犊子似的。”

“好哇,带我去看看?”小丫还不失天真烂漫。

“这么急,你不是想和狗干那个吧?…啊,别拧我的耳朵!”李局长怪笑着。

“小丫,先试试火力!”李局长渴求着。

“整晚上呢,看你这个急样儿!我第一次来这里,先带我随便走走。”

“遵命!”李局长挎过小丫的胳膊…夜色降临了这个环境幽雅、远离喧嚣的小别墅,4条藏熬在被关了一白天,刚被放出来显得格外兴奋,充满了野性的在院子中撒欢,有一头还试图跳过将近3米的高墙。

老冒和老虎在高墙外呆了一会了。

他两是老相识,老冒前几年因为强奸被判了3年,老虎和他关在一个监狱,老冒刑满释放出来后借着老爸的关系去俄罗斯倒东西,挣了不少钱;老虎后来和其他的犯人发动暴乱也逃了出来。在中国到俄罗斯的火车上两个人又在一起了(老虎也是强奸罪,据说原来是个特种兵,由于什么原因被提前勒令退伍,别人也谁都问不出来原因,也没人敢往深了问)。老虎这时走的是杀人越货的买卖;一个人单干,专找有钱人。两个难友一拍即合,老冒接触有钱人的机会多,他负责设计圈套,老虎负责杀人,有一次两个人还在火车上强奸了一个女法官,老虎说当年他就是栽在她手上的。后来中国政府加大打击力度,两个人只好分手,老冒回北京过起了八旗子弟的生活,老虎却不知去那里晃荡。转眼几年过去了,老虎来到北京找到老冒,两个恶人无所事事,准备在元旦大干一场,强奸、劫财什么都行。用老冒的话说:钱,有的是!不干点坏事觉得浑身别扭。

老虎把老冒托上了墙头,自己后退几步,一个助跑竟然翻了上去,“厉害!,这身本事还没丢。”老冒称赞道。

老冒下了高墙,忽然发现四只象牛犊子一样的大狗正虎视眈眈看着他,藏獒不象其他的狗乱叫,它们咬人时一声不响。老冒吓坏了刚要喊,这时老虎也跳下高墙。神奇发生了,刚才还有些得意的藏獒同时夹起了尾巴。老虎那君临天下的气势,浑身三万六千个毛孔释放出的杀气让几头畜生都发抖!在老虎手上杀人无数,就象高手之间的对决,畜生是最能觉得出的谁是真正的王者!

老虎用陆战靴踢翻一条最大的、还想试试的藏獒,“走!”两个恶人向房子摸了过去。夜色更深了。

二、别墅内的肉戏……这时2楼的卧室内已经是春色一片,李局长除掉了自己身上的所有衣服王小丫也露出一身让无数男人渴望的白肉,李局长拿出一大堆小丫见过和没见过的工具,李局长让她大字趴在软床上,小丫把浑圆的屁股撅起来,他先用一副橡胶手铐将小丫的手铐在身后,又用一块黑布将小丫的双眼蒙得严严实实,黑暗所带来的一种莫明的恐惧和期待中的兴奋同时刺激着王小丫,她的两条修长的大腿不由自主的互相摩擦着,一对丰满的乳房不用刺激也变得异常坚挺…“小臊货,等不及了吧?这些都是最近从日本带回来的,专门给你预备的!”李局长笑嘻嘻的抚摩小丫的小脚丫。

“等等,我去拿酒!传统项目。”

这是李局长的保留节目,王小丫知道,老东西喜欢将她绑起来,把美味的好酒撒在她的身上,然后用自己的舌头去舔食,最后借着酒力再用种种花样奸淫、虐待自己,虽然很变态,但小丫现在也变得很喜欢了。

李局长走出卧室,刚从吧台上拿了一瓶上等白兰地要回去,后颈上挨了老虎重重一击,顿时什么都不知道了。老虎右手接住将要落地的酒瓶,左手已经扶稳已经瘫成一团泥的李局长,这几下电光石火、兔起鹘落,老冒挑起大指,意思是:好,够专业水准!

两个人都脱了鞋,轻声走进卧室,老虎找一张椅子坐了,向老冒一努嘴意思是:“主人先来。”老冒也不谦让,三下五除二脱了衣服,拿了白兰地上了床。

老冒玩女人是老手,并不着急。他先慢慢抚弄小丫的一对脚掌,小丫有一双异常精致、小巧的的脚丫,而且粉里透红,异常可爱。纤细的脚踝上是匀称光滑的小腿,再向上是葱白一样两条修长浑圆的大腿,老冒慢慢分开小丫的一双美腿,小丫的阴部象是一片茂密的芳草地,一条细细的肉缝已发育得非常成熟,肥厚的阴唇象小嘴一样张开,好象在等待男人的肉棒的侵犯,老冒把目光上移:纤细的腰肢,平坦、结实的小腹显然是经常锻炼的结果,小丫一对圆滚滚的乳房上尖下圆,象一对嫩笋;乳房上两颗淡红色的蓓蕾,看了让人想起鲜红的樱桃,雪白的脖子、樱桃般的小嘴半张着,显得异常性感,“真嫩那!”老冒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身材、这么娇嫩的身子,口水忍不住流了出来……老冒打开白兰地,均匀的撒在王小丫白嫩的大腿、小腹、雪峰、肉缝和脸上,冰凉的酒水一浇,小丫不禁打了个冷战,发出“啊”一声娇吟,还深出了粉红色的舌头舔食洒在嘴边上的美酒。老冒看的春情大发,伸出长长的舌头从脚掌开始疯狂的舔起来。老冒是情场老手,舌技在圈内首屈一指,小丫脸上蒙着黑布,稍微感觉有些异样。但在老冒疯狂的舌技面前渐渐迷失,雪白的身体象蛇一样在床上扭来扭去。终于,老冒分开小丫的一双嫩腿,整张嘴贴上小丫的芳草地,将粗糙的舌头硬生生撑开小丫的两片阴唇,一股作气插到了阴道里去。被酒水浸过的阴唇和嫩肉被温湿柔软的舌头老冒一碰,小丫就发出了如同野兽般的声音,由于双手被铐在背后,小丫向后拼命仰头,雪白的颈子上青色的静脉都隐约可见,一双大腿紧紧夹住老冒的脑袋。老冒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拔了出来。慢慢的,老冒的舌头滑到了小丫的圣女峰顶,粗糙的舌头在她晶莹剔透、白玉无暇的一对椒乳上贪婪的吸允着,而老冒右手中指缓缓的插入了藏在萋萋芳草下的秘洞,刚一插入,只见王小丫浑身一震,“啊”的一声呻吟(从王小丫的樱口中传出。

老冒见王小丫反应激烈,心中更是兴奋,刚插进的手指更不稍歇,便直闯进洞内。小丫的雪峰和蜜道内同时遭到老冒的“攻击”,只觉得一阵阵快意的波浪,一波接着一波,好象是马上要达到高潮的感觉一样。

舔到小丫的脸上迷死万人的酒窝时,小丫伸出自己的舌头想和老冒接吻,老冒却偏偏不接触小丫的粉舌,绕道一旁,急得王小丫浑身用力,拼命摇头。忍不住央求:“李局长,别,别,快来吧!”一双浑圆的大腿极力张开,肥厚的阴唇一张一吸,好一副淫荡的模样。

老冒看着小丫完全的陷入了淫欲,这才把手指从小丫的蜜道内抽出来,小丫的蜜道内嫩肉还恋恋不舍的缠绕着老冒的手指。老冒伸手到小丫的身下,扳住小丫结实浑圆的美臀,让她跪在床上把她摆成狗爬的姿势,又分开她的双腿,雪白的灯光把小丫的下身照的清清楚楚,微微颤动的雪白的臀肉,露出了她的菊花蕾,小丫的菊花蕾呈粉红色,,细细看去显得十分精致可爱;菊花蕾的下面是小丫的蜜道,红色的秘洞口已经张开,露出了里面淡红色的肉膜,粉红色的阴核充血挺立,显出诱人的光泽,一缕精亮的淫水正从蜜道内缓缓流出……老冒下了床,作了一个请的手势,样子很潇洒,颇象西班牙斗牛士。他知道这是老虎喜欢的姿势,刚才他只不过是先给小丫热热身。老虎笑了,既然主人这么好客他就不能再客气了,再有客气下去就没有了情调,要让小丫以为是李局长在耍她,看看这场戏能演多久。

老虎没有老冒那么变态,一般情况下他不主张肛交,除非是对她深恶痛绝,比如他和老冒在中俄的火车上强奸的女法官就是个特例,老冒用羡慕的目光看着老虎脱下衣服,眼前的老虎露出结实、黝黑的肌肉,老虎的肌肉不同于健美运动员,而是象游泳运动员,宽厚的肩膀,结实的小腹,老冒觉得他应该叫豹子更为贴切。

老虎的个子很高,站直了身子肉棒比小丫高出了一截,所以老虎微微屈膝,他伸手在小丫的蜜道口揩了一下,把淫水抹在膨胀起来的龟头上,然后用肉棒抵住了小丫的花瓣。王小丫立刻感受到肉棒的热力,老虎也是高手,他也不急,只把肉棒的龟头插了进去,一双手不紧不慢的去揉搓小丫的一对坚挺雪峰。小丫先是发出一声惊喜的低吟,但是等了片刻还不见动静,不由得低声骂道:“你这个该死的老鬼!”雪白的屁股向后一挺,老虎身子没动肉棒竟然插进去一大半。小丫发出一声快乐的呻吟,“这个该死的李局长,让我等的太久了!”老虎被小丫这个动作吓了一跳,“没想到这群名人这么淫荡!”但是他也乐于接受这种享受,还是不动,王小丫急了,那种象通红的铁棒的感觉使她顾不上廉耻,拼命一前一后挺动着雪臀,以增加体内的充实感,……但由于用力过猛,老虎的肉棒一下子从王小丫的花瓣中滑落出来,小丫一下子感到体内无尽的空虚,向后拼命扭动雪臀,试图再插进去,但老虎偏偏让肉棒在小丫的花瓣口摆动,不让小丫得逞,王小丫急得话中带出了哭腔:“李局长,求你了,快插我吧?”平日高昂的美丽的头颅在床上费力的摆动,老冒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老虎被王小丫这淫荡的模样激发了,他双手扶住小丫的雪臀,将肉棒恨恨插入小丫的花瓣,下身的充实感让小丫感到无比的充实,随着小丫洁白的屁股向后,老虎的肉棒也向前急冲,“啊!啊!”小丫本来应该能觉出人的差异,但是此时处于濒临高峰的状态,那里还顾得上插自己的是谁,哪怕是一只狗,她也要先达到高潮再说,随着老虎抽插次数的增加,小丫的嘴了开始胡乱说话,“好啊,我要死了!”“妈呀,饶了我吧!”“李局,使劲操我吧!”有时还蹦出一两句哥两个听不懂的英文,有一句“fuck”老冒懂了,乐的他差一点从椅子上掉下去。

老虎胯下肉棒奋力的在小丫的花瓣不停以最大的行程的穿梭着,小腹猛力的撞击着小丫的雪臀,发出了有节奏的啪啪声,老冒眼看王小丫随着老虎的冲击,胸前一对丰满的玉峰更是不停的晃动,看得老冒欲发眼花缭乱,“啊,我完了!”小丫终于支持不住,达到了高潮,但老虎却有着超人的耐力,还在用一个节奏在小丫的蜜道内穿梭,小丫虽然不是处女,担由于和男人性交的次数不多,阴道还是很紧,所以老虎觉得很带劲,过了一会,小丫被老虎带到了第二个高潮,老冒知道,女人往往在第二、三次高潮中才能得到满足,老虎还是没有射精的迹象,老冒有点着急了:“心想,这个家伙多长时间没搞过女人了?”接着小丫的第三次高潮也要来临了,老虎这时插了足足有20分钟了,也接近极限,开始扶着小丫的柳腰前后的推拉,小丫身体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谁也没注意小丫脸上的黑布被一点一点蹭掉了,王小丫睁开迷蒙的双眼,居然看见了李局长正象一滩泥一样倒在地上。可是正在插自己的人是谁呢?她已经来不及想这么多了,因为后面的人差不多快把自己轻盈的身子端起来了,巨大的兴奋让她浑身发僵,既而又软弱无力,只想紧紧靠在身后的人身上。与此同时,老虎终于爆发了,浓浓的精液象小山洪爆发一样直冲进王小丫的子宫,小丫的阴道一收一缩像鲤鱼嘴般张合,把他射出的精液点点滴滴照单全收,直到整个阴道都灌满了,小丫也同时在高潮中昏了过去。

“你可真厉害呀!”老冒由衷称赞着老虎,忽然看见小丫脸上的黑布掉下来了,而一旁的李局长也开始呻吟,看样子要醒过来,“妈的,这就不好玩了!”他考虑了一下,干脆从小丫脸上扯下来。又把小丫背后的手铐打开,从背后给李局长带上。

老虎爽过之后,感叹的说:“可真舒服,要是天天来一回就更舒服了!”老冒掰开小丫的阴户一看还有老虎大量的精液,正想着找点水冲洗一下,扭头看见李局长醒了过来,生出一个主意。

这时小丫也醒了,刚才老虎的一通狂插弄的自己浑身无力,眼前这两个面目凶恶的男人都是陌生的,“难道是他们李局找来一块耍的?不会呀,他从来没说要三个人…..”眼前的变化很快证明小丫的证明是错误的,老冒用脚踢着李局长的肥胖的肚子:“去,把王小丫那里边的东西舔干净!”

“你们是谁?你们知道我是谁?这是犯法的!”

“你他妈也知道犯法,李xx,广电总局的副局长,是局长的内定接班人,在自己的别墅里嫖中国第一号支持人……明天就让你上头版头条。”

“你们要干什么?要钱我给,要多少?”李局长软了下来。

“老子就想玩玩,钱我有的是,伺候舒服了,老子放你一马,不舒服,捻死你跟个臭虫一样!”老冒威胁着。李局长求救似的看了一眼旁边的一个,吓的立刻扭过头去,那人的眼光看着他就象一只臭虫,好象随时要捻死自己,李局长是什么人,他一眼就知道那个人不是杀手就是保镖,他看陌生人的眼光象在看着畜生。

小丫被老冒命令跪在床上,双肘支撑着上身,象刚才一样象狗一样趴着,老冒搬了了一把椅子,坐在小丫面前,得意的晃动着巨大的阳具,“来,给大爷爽一下!”

“还有你,舔!”他漫骂着李局长。

小丫除了李局长还没有给外人口交,男友曾经几次要求,均被小丫骂“变态”婉言拒绝,给眼前这个一个陌生男子口交,小丫知道不能幸免,但还是有些犹豫。

老冒揪起小丫的一头短发:“别在这里给我装大个,你现在什么都不是,就是个婊子!”

小丫疼的几乎流下眼泪,这时李局长已经开始舔小丫的花瓣了。“快!”老冒已经等不及了,直接将肉棒插进小丫的樱桃小口中,巨大的肉棒一直捅到小丫的喉咙,小丫无奈,只好用粉舌吸允起来,但是老冒的肉棒太粗太长了,小丫舔起来非常吃力。

“舒服!啊,真舒服!,想不到你还真会弄!不愧是十佳第一名!”老冒不断用言语侮辱着王小丫。

小丫默默忍受着老冒的侮辱,这时花瓣内的精液已经被李局长舔干净了,李局长还在变态一样猛舔着。小丫一会感觉下身流出了淫水。

“换班,老虎!你也来舒服一下!”小丫和李局长才知道坐在一旁的精壮汉子叫老虎。

小丫只好再给老虎口交。

老冒在地上摆弄李局长的一大堆工具,不一会,他挑出一个大的注射器和一大瓶甘油。

小丫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原来这是李局长最新引进,准备今天使用。以前李局长要鸡奸小丫,小丫也以“变态”的理由加以拒绝,李局长也没有勉强。今天他先把小丫铐起来,准备来一个霸王硬上弓,他也从未给小丫浣肠,没有见过小丫肛交的场面,所以显得特别兴奋。

老冒将李局长轰到一边,用手拍了一下小丫洁白如玉的屁股,“翘起来!”

小丫不敢违背,将雪臀高高耸起。

“再抬高一点儿!”

小丫竭力把屁股挺到最高。

“好,不许动,动一下我就宰了你!”

老冒将吸满了甘油的注射器插到小丫的菊花蕾内,“啊,不要!”小丫也知道他要干什么了,扭动着屁股企图反抗。“啪”的一声,老冒的手掌狠很打在在小丫的屁股上,顿时出了五条红红的手印,小丫疼的眼泪都流下来了,但也不敢动弹一下。

老冒注射的很慢,冰凉的液体冲入了小丫的肚子,她拼命收紧肛门,可根本无济于事,大量的甘油源源不断地从插在肛门里的注射器吐出来,进入肠道。一直注射了好几回,小丫的肚子开始鼓胀起来,便意越来越强烈。小丫哀求道:“让我去厕所!”

“听说你有165厘米,49公斤,让我抱抱!”老冒抱起了小丫。

“走,一起去看看!”老冒对老虎说。老虎用一只手掐住李局长的脖子,象拎着一只鸡。

老冒没有让小丫去厕所,而是到了双人浴室,他让小丫一只脚站在地上,另一只抬起放在浴缸上,这样小丫的花瓣就微微的张开,老冒挺起巨大的肉棒,一下子插进小丫润滑的蜜道内,有节奏的抽动起来。“你要是敢拉出来,我就剥了你的皮!”小丫强忍着强烈的便意也用力耸动身子,想让老冒尽快达到高潮,因为要收缩肛门,小丫的阴道也随之一起收缩,带给老冒的是比老虎还要夹紧的感觉,老冒美的不得了,跨下渐渐变的疯狂起来。

随着两人性器的交合,小丫觉得前后洞口带来的刺激竟然渐渐合二为一,小丫好象被电流击中“啊,我….,要来了”她摇摇欲坠,不由得抱紧老冒的身子,“嘿!嘿!”老冒也发出最后的吼声,最后他的精粹也全喷射到小丫的子宫内。

小丫无力的趴在地上,一股黄色的液体从菊花蕾内喷出,由于收缩的很紧,一下子象喷泉一样,三个男人都被眼前的景象看呆了,小丫的脸上呈现出的满足感比刚才还要强烈,她樱桃小嘴最大限度的张开,“啊!”她浑身用力,丝毫不顾三个男人在边上观看这个难得的美景。

“把你的前门后门都洗干净了,快点出来!”老冒说。

小丫在浴室里痛哭流涕,她后悔和李局长来这里,她后悔成为第一号主持人,她后悔利欲熏心,她也是一个好人家的女孩,现在却象妓女一样被人任意凌辱。

……小丫出来的时候,大家都被她惊人的美丽呆住了,她的脸上是一种无限委屈、幽怨的神色,眼圈红红的,象刚刚哭过的样子,刚刚冲洗的身体泛出粉红色,显然是用力搓洗了一遍,“好,美人出浴图!”

老冒用李局长的相机拍了一张。

王小丫下意识用手遮住脸,老冒不屑道:“李局长在屋里装了微型摄象机,什么都录下来了,你还装什么贞女!?”

他回头问李局长:“老李,你说干什么最舒服?”

李局长不明白,也不敢说。

“当然是干小丫这个大明星的嫩穴最舒服!”老虎接口。

“还有比这个更舒服的吗?”

“啊?还有?”老虎也没词了。

“当然是再干一次啦!”老冒高兴了,肉棒甩来甩去向王小丫示威。

“三明治,老虎,上吧!”

老虎躺在床上,小丫被喝令上床,对着老虎竖起的阴茎坐下去,老冒来到小丫的身后,让她趴在老虎的胸脯上,他在自己的肉棒上抹了一些甘油,然后抵住小丫的菊花,“不要,我不要!”小丫拼命的喊,但是老虎的双臂象钳子一样箍住自己的身体,一动也不能动,只觉得下身象被一只通红的铁棒贯入,“终于全进来了!”

“我不要啊!”王小丫痛苦的呻吟,泪水在小丫秀美的脸上象小溪般流淌,但她只能无力的摆动美丽的头颅。

老虎和老冒同时在小丫的蜜道和菊花蕾内抽动起来,这两个人好象有过默契的配合,老虎的肉棒进入蜜道,老冒的就退出菊花蕾,老冒的进入菊花蕾,老虎的就离开小丫的花瓣,李局长只是在录象中看过这个镜头,没想到两个陌生人在自己的别墅里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在面前为自己“演出”,他的肉棒也膨胀起来……老冒的耐力比老虎还是要差,听着全国第一流的漂亮女主持在自己的身子下面婉转哀啼,更是增加了他的兴奋度,他也变的没有节奏了,这样同时有两根粗大的肉棒进入小丫柔嫩的体内,两个洞口挨的很近,两条肉棒互相都能感觉到在摩擦,王小丫的感觉就更是无法形容了!小丫觉得菊花蕾内的痛苦消失了,既而是一种从下身向上冲击大脑无比的快感,“我真淫荡啊!”她想。在高潮中老冒和小丫同时泻身了,只有老虎还在不紧不慢的蠕动着。

从傍晚一直到凌晨12:00,王小丫的身体内不停的被两个男人插入,小丫也被带到一次又一次的浪尖,一次又一次昏死过去……三、老冒的挣钱术老虎和老冒喝着李局长给自己准备的壮阳药和强精剂,轮番上阵,不断的奸淫着这个平日里美丽可人、在电视上落落大方的美丽女主持人。最后老冒因为平日酒色过度终于扛不住了去睡觉,只有老虎还在兴致勃勃的玩弄小丫的身体,老虎最大的兴趣就是研究女人的身体,王小丫又是一个全国男人打手枪的对象,他更是不能放过这么难得的机会,小丫觉得她就是一个被剥光了衣服的芭比娃娃,被老虎任意的摆成各种难堪的姿势,供他翻看、挖掘、奸淫,一旦她阴道内没有了淫水,老虎就叫李局长来舔,自己泻了,让小丫口交,到了凌晨6:00时,任凭老虎和李局长如何刺激小丫,她也一动不动了。她困死了,累死了,浑身的肌肉和骨头都疼,眼前的男子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淫兽,仿佛有永不完的精力和精子。老虎推了一把老冒:“我出去锻炼一会,你把人看好了!”他把李局长的双脚也捆好,这才出门。

老虎是军人出身,早晨出操习惯了,老冒眼睛都懒得睁开,一把抱住筋疲力尽的王小丫,喃喃道:“去吧,别出事啊!”又睡了过去。

老虎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9:00,经过一夜的肉搏,老虎还是精神抖擞,他刚跑了一个5公里越野。进了屋,老冒和小丫还在象死鱼一样沉沉睡着,尤其是小丫甜甜的脸上还残留者昨夜在高潮和兴奋中的泪痕,真是我见尤怜。

老虎的肉棒又开始勃起,她从老冒的怀里把小丫拉出来,抱在怀里:“走,和我去来个鸳鸯浴。”小丫轻盈的身子在老虎的怀中就象一个8、9岁的小女孩儿。小丫的生活很有规律,又懂得保养,平时如果不加排节目和,她每天10:00肯定睡了。但是昨夜的疯狂让她的体力严重透支,一直被浴室内温和的水一淋才醒了过来。

“给大爷洗身子!”他命令小丫。

小丫不敢违背,默默擦洗老虎浑身的腱子肉,“男友的肌肉要有这么好就不用怕了。”

老虎命令小丫蹲在浴缸上,经过一夜蹂躏变的有些红肿的花瓣对着老虎“手淫给我看!”

小丫怕死眼前这个男子了,全国目前最美丽、最有名的女主持人在这么近的距离给一个陌生男子手淫……小丫不敢想象。

“妈的,母狗,快点,好吗?!”老虎的一只手轻轻的捏住小丫小巧的下巴,小丫觉得满口的牙齿都要掉了,巨大的疼痛让她秀美的脸几乎变了形。

小丫只好用手分开肥厚的阴唇,用手指在花瓣内拨弄起来……,巨大的羞辱和一阵阵由羞辱带来的快感让小丫的眼泪又流了下来。老虎看的兴起,一把将小丫拉下浴池,面对自己,长长的阴茎带着水再次插入,小丫也被老虎的雄强所征服,她知道在这个男人面前她只是一个雌性动物,只有服从没有选择。在无奈的心态下,小丫很快发出了发自内心的尖叫,柔美的身体在水中象一条被网住的挣扎的鱼,浴缸内水花四溅,浴室之内春意盎然……10:00时,老冒终于醒来了,他再次在小丫的菊花蕾内爆发了一次,后来任凭小丫怎么舔食,他的阴茎就是象一条死蛇一样,无动于衷。老冒生气的对小丫说:“你这只狐狸精,老子阳痿了要告你去!”老虎听了不禁莞尔。

“明天我去找疯狗去。”老虎说。

“明天就走,不多呆两天?”

“不了,明天王小丫主持还要去“天子酒家”主持一个晚会呢?”老虎拍拍小丫可爱的脸颊,小丫咬着嘴唇默默无语。

“最后的节目了!”老冒先在老虎的耳边耳语了一会,老虎出去了,老冒拿起了电话。

“三哥吗?你好,你好,过节好!过节好!兄弟我刚找了一块美肉啊!”

“真的,孙子才蒙你,是王小丫,找点有头有脸的的人,得可靠啊!”

“价钱当然不便宜了,这是什么货色?这辈子你再有钱也玩不着啊”

“人不要太多了,20多个就差不多,玩残了以后就没的用了!”

“不要!”小丫象被蝎子蛰了一样,跪在老冒的面前,抱住她的大腿。

“别不好意思,没准还有熟人呢?也许还有熟人呢,伺候的好,万一哪个港商多给,我分红给你!”

“我不要,求你了,你干我吧,我不要熟人!”

“我也不行了,我兄弟玩腻了,快他妈给我老实点!”老冒露出一脸的流氓相。

“求你了,我手淫让你看!”小丫死死抱住老冒的一条腿。

“我他妈的不爱看!”

李局长已经傻了眼,象做梦一样。

“还有你,私藏淫秽录象带,我要全部没收,看看,都有谁的?啧啧啧,倪大姐、曹颖、董xx,这么老你也不放过,宋xx,她你也敢上,还有……”

“不过我也不能白拿你这么多东西,你也可以上一次,不要钱的!等急了吧?”

这时老虎牵着一头藏獒进了卧室,“你真是老虎啊!什么都怕你!”老冒尽量躲远了一点儿,生怕绳子断了。

这是4只藏獒中最大的一只,不知老虎用什么方法把它降伏了,尤其吓人的是,藏獒的阴茎暴露着,足足有一尺多长。

“看见了吧,你要是不同意,我只要在你的臊穴洒上一点母狗的尿,它就会…,哈哈,爽死你!”

巨大的猛犬好象知道小丫是一个发泄的对象,一个劲向前冲,一向强壮有力的老虎都有些拉不住了。“快决定吧,绳子要断了!”

“我同意了!”王小丫大哭起来。

老虎费了很大的劲才把藏熬拉出门去,那畜生一出门就疯了一样去追逐母藏獒了。

“来,趁着还没外人,再爽一回。”老虎回来对王小丫说。

……从中午开始,一辆又一辆的名车开进了别墅………“老冒,,谢谢你给我这么好的招待,过了一个好节”

“你去找疯狗,可别让他咬了!”老冒眉飞色舞,点着桌子上的崭新的人民币。

老虎只是笑,不说话。

这时,一个戴眼睛肥胖的中年人的人走进来“请问谁是王小丫的经纪人?我也要排队!”

“听好了,一口价!王小丫!规定动作100000元,自选动作250000元,高难动作500000元,不带包夜的!”

“啊,这么贵!我在广东干杨钰莹才500块!”

“你他妈以为这是谁?中央电视台的头牌主持,10大主持人之首,今年春节联欢会就看她的了,有钱没钱?你到底要不要?”

“有、有钱,我要!”胖子连声道。

“选什么动作?”

“我选高难动作!最好有录象带子!”胖子有些不好意思。

“哼,行了吧你,没带子!也邪了今天他妈的全选高难动作,交钱,不要支票,要现金!”

“我马上让他们打电话送来!”

“要快,现在都排到15号了,今天就排到20号,20号以后的加倍!”老冒得意说。

“你小子有那么多钱,还这么狠?”老虎说。

“这年头,这么多人下岗,谁知哪一天轮到我了,赚一分是一分那!到时候咱哥两个二一添作五,平分!”

……老虎坐在火车上,身下的密码箱内装了整整500万元人民币,这时手机响了,“老虎,到了吗?”电话的一头是老冒。

“还没有,再过30分钟吧”

“有时间再来玩啊!你看电视了吗,王小丫这个浪货,又上去主持节目了!”

……老冒关上手机,看着眼前的2台电视,其中一个正在播放最新一期“开心词典”,王小丫一脸的清纯,“恭贺你,答对了!”另一台播放自己干王小丫屁眼的镜头,老虎的精液喷了王小丫一脸,王小丫正在淫荡不知廉耻的嚎叫,两台电视形成鲜明的对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