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的过去进行时9-14_短小说_笑话_奇闻_美图_娱乐资讯一网打尽-木兰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正文

绿的过去进行时9-14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2-03 14:54

《 妈妈原来是丝袜足交技师》

《妻子的办公室》

作者:风经过的影子

09.

转眼两周过去。

这天下午,晨一身青色牛仔裤,白色罩衫,从学校匆忙出来,打了车往回赶。

东家里,晨刚进门,马上给东压在门上。

两人吻在一起,下面东手解开晨的腰带,把手伸了进去,晨的手也伸进东的

短裤里,撸动着。

晨下面发出「啾啾」的声音。

「快,宝贝,转过身,趴门上。」

「怎么能在这里?让人听见!」晨不从,瞪东。

「快好姐姐,求你了,」东赖皮的样子:「为等你这大姨妈走,我这憋了四

五天了,啊听话。」

「带上套吧,万一怀上了怎么办?」

「小雯不是你给开了避孕药么,再说带上套你舒服么?」

「…」晨沉默着,瞅了眼东,转过身,说:「小使点劲啊,可别让过道里的

人听到。」

「不是让你穿那套白裙子么?这么麻烦。」东一边往下撸着晨的牛仔裤,一

边咕哝着发着牢骚。

晨的裤子连着内裤给扒到膝盖的地方,手扶着门,晨照着东的要求,拱着身

子,把白白滚圆的屁股撅起。

东在晨胯下摸了一把,嘿的一笑,说:「我的宝贝都骚成这样了。」

晨扭了一下屁股,表示不满。

东把硬挺的鸡巴抵着晨的逼口,先把肉龟沾了晨的淫水,分开阴唇,然后一

下子捅到底。

两人同时一声呻吟。

过道里,鸡巴与阴道特有的摩擦声,肉体相击的声音,一男一女的喘息,隐

约,回荡。

屋里,一男一女,两胯间,一滴滴透明的粘稠液体慢慢垂落,滴到裤子上。

「快,快快,要来了…」晨呻吟说,喘息,身子扭动着。

「…」

「快快,我快站不住了,啊,快快…快快快…」晨咬着牙,嘴唇抿着几缕秀

发。

晨口里「呜」了一声,身子抖了几下,一动不动的扒在门上。

东定住不动,鸡巴仍套在晨阴道,口里丝丝有声,仿佛在感受着晨高潮时阴

道的痉挛。

「快拿出去,我快站不动了。」扒在门上,晨说。

东把鸡巴从晨阴道里拔出来,上面涂着晨的体液,挺着鸡巴东说:「宝宝,

不能你舒服了就不管哥哥了啊。」

晨匆忙的提着裤子,回头瞅东说:「谁理你!」手一顿,低头看下面,又埋

怨说:「看你,我叫你全脱了,你就不听,看我裤子,这里里外外给弄的,今天

刚换的呢。」

「上面可都是你的骚水,」哀求着东又说:「给我含含吧宝宝。」

晨系上腰带,看着东那湿湿的棍子,脸一红,说:「不行!」

「求你了宝宝,就一下,」东拿着晨的小手,让她去摸:「上次你不是都含

过了么。」

「…」

「宝宝…」

「就一下啊。」

晨蹲下,看着那湿湿的龟头,小嘴张开,含住,吮了一下,作势要起身,给

东按住,东说:「再含含宝宝,太舒服了。」

晨抬头看东,瞅着他说:「我就知道你会耍赖!」

说着小嘴在龟头上再一咂,眼前的那根子在空里猛的上下晃了几晃,东喘息

着说:「你弄死哥哥了宝宝…快,快舔舔柱子,含含蛋。」

晨偏头,仰脸,一边看着东的表情,一边小嘴顺着东的鸡巴慢慢向下,含住

东的阴囊,咂了几下,轻问:「这样么?」

东嘴里「丝丝」几声,伸手抚着晨的发,盯着晨的眼:「再使点力宝宝,太

舒服了,你真是我的小天使…」

看着东享受的样子,晨眼里闪着光,又把另一颗丸子含到嘴里。

「再舔舔屁眼宝宝…」东呻吟。

「不舔!多脏!」

「就一下,我都洗过了。」

「不舔!」

「好好,不舔就不舔,快宝宝,快舔别的,别停下。」

屋里,门前,「啾啾」的吮吸声,男人的喘息呻吟声。

「我不行了,」晨苦着脸,抬头看东:「腿要蹲麻了。」

「到那边宝宝,」东指着沙发前的地毯:「跪那里。」

晨跪在地毯上,东挺着鸡巴,站在她面前,龟头快要顶着晨的鼻子。

晨表情有些不自然,撅着嘴说:「你把我当什么了?有你这么糟蹋女人的么?」

「宝宝,」东说:「听话,快含上,我不都说了么,这作爱就是相互取悦么,

有什么糟蹋不糟蹋的,你知道你现在跪着的样子有多性感觉,有多少男人急着要

操你么。求你了宝宝,我都胀死了。」

「…」晨看着面前跳动的鸡巴,伸嘴含了上去。

不知过了多久,只见客厅里,晨穿戴整洁的跪在地毯上,手支着东的膝盖,

头给东双手按着压在胯下,东的屁股不停的耸动着,越来越快,晨嘴里「呜呜」

有声,手推搡着,头却给东把的死死…

东忽的停下不动,身子猛的抖了几抖。

晨喉咙里「哦哦」几声,手猛的加力,甩开头,小嘴终于脱开东的鸡巴。

东看着晨,喘息。

晨趴在地上,一声接着一声的咳嗽着,干呕着,向地下吐着白色的东西。

「你干什么你?!」晨站起身,瞪了东一眼,冷着脸向门外走。在门口给东

拉住,按到门上。

「你放手!」晨瞪着东,显然是真生气了。

「宝宝,别生气了啊,是我不好,下次不这样了。」

「你放手!」

「求你了宝宝,来,你打我。」东吻晨。

晨扭开头。

东又吻,说:「宝宝,你生气的样子也这么好看。」

晨再扭开,盯着东说:「有你这样糟蹋人的么!你知道不知道,你刚才差点

呛死我!」

「我错了宝宝,来,吻一个。」

「…」

东吮着晨的嘴唇。

晨回吻。

东舌头撬晨的嘴。

晨扭开,说:「我嘴里有…嗯,脏的,别亲了。」

东不理,又亲,说:「不脏的,宝宝嘴里含什么也不脏。」

晨张开嘴,两人舌头缠在一起。

喘息。

东手伸到晨衣服里,摸晨的乳。

晨闭上眼,呻吟。

东把晨的手放到他渐渐硬起的鸡巴上,说:「宝宝,还想要么?」

晨红着脸,瞪东:「你驴啊你,这又硬了。」

东奸笑:「还不怪你,谁叫宝宝生的这么美。」

晨犹豫着。

「来么宝宝。」

晨说:「没时间了,静要回来了。」

「静不是五点放学么,这还早着呢。」

「我还得做饭呢!」晨又瞪东:「我还得去洗洗,裤子也得换。」

「那咱们快点干。」东亲晨。

晨犹豫了一会儿,说:「不行!谁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那让我再亲亲你。」说着东又含住晨的嘴。

良久,晨挣开东,说:「我真的要走了。」

东点点头。

晨又说:「对了,以后我在家的时候,别老打电话,我家闺女精着呢,她会

怀疑的。」

「嗯。对了,改天一起去雯雯那里吧。」

晨红了脸,嗔骂:「流氓!」

晨进了家门,静在沙发上啃着苹果,瞅着电视。

「妈,你也这么早回来啊。」

晨脸一下子白了,问:「小静,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们最后一节课临时取消了,老师让我们不住校的回家自习。嗯?妈,你

怎么一头的汗啊,这天也不热啊?」

「…」晨说:「啊…那个刚想锻炼锻炼,没坐电梯,从楼梯跑上来的。」

这天夜里,九点多钟,「我」陪完客户回到家。晨穿着睡衣在客厅看着电视。

「怎么还没睡?」「我」过去坐在晨旁边,搂着她:「不是说不用等我了么?」

「怎么又喝这么多?」晨把靠在「我」怀里,又说:「我去给你泡杯茶。」

「嗯,」我点点头:「小静睡了?」

静这时推开自己房门:「爸,有道题不会做,你过来一下。」

「问你妈,你妈还是老师呢。」

「哎呀,是物理题,我妈不会的。」

静坐在书桌前,做着题,「我」跟她讲解完,站在她身后看她解题。静留着

齐肩发,浅花格的睡衣领开着个扣子,一对圆润的乳房像是抹着油,发着光泽,

「我」视线定在上面,一声不语。

静的脸慢慢变红,忽的停下不写,把笔扔在桌子上,抬头看「我」,嗔道:

「你看着人家,让人怎么写么?!」

没等我答腔,静又说:「爸,我给你揉揉头吧,帮你解解酒。」也不让「我」

拒绝,起身把「我」按在椅子上。

「我」坐在椅子上,闭着眼,不作声。静两手搭在「我」两边太阳穴上,轻

轻揉着,也不说话。灯光下,静的脸溢着红光,眼不停眨动着,身子一点一点的

向前挪,终于把胸抵住「我」的后脑,这一刻,两人定在那里,静的手也不再动,

屋里一丝呼吸也无。

半晌,静的手重新动起来,说:「爸,舒服么。」

我咳嗽一声,说:「嗯,我女儿的小手最让人舒服了。」

静把身子向前靠了靠,圆挺的乳房紧紧挤在「我」的脖子上,在「我」耳边

说:「装傻!你明知道我说什么!」

「我」不说话,静轻轻又说:「爸爸,我妈有的我都有的!」

「我」喘息着,不说话,静把手放下,去拿「我」的手,慢慢把它贴衣放到

自己乳房上,「我」的手定在上面,抖着。

静闭着眼,轻轻喘息,过了会,细细又说:「爸,你可以摸的。」

「我」的手仍是不动,全身颤抖着。

这时,门忽的给推开,晨端着果盘站在门口,「我」蹭的站了起来,看晨。

晨看着屋里,看看我,又看看静,呆了呆,笑笑说:「我给小静拿了些水果过来。」

「我」轻轻嗯了一声,慌乱向屋外走,也不敢看晨,说:「我去冲个澡。」

「妈!」这时静一幅生气的样子,看着晨:「你怎么也不知道敲门!真是的,

吓了人家一跳!」

「我」洗完澡回到卧室,晨躺在床上,看着「我」,等「我」走到床前,晨

把身上的被子掀开,看「我」的表情。「我」定定的看着晨,晨的白色蕾丝边乳

罩只能盖住小小的一半乳房,下面内裤仅用两根布条缠在腰上,一块三角形细窄

白绸紧紧压着阴户,中间的那道缝隐约可见,「我」呆住不动,喉咙不停蠕动着。

「喜欢么?」晨说:「雯姐给我挑的。」

「我」点点头,拉开旁边抽屉,去拿安全套。晨探过身把「我」手里的套子

抢过去,扔到一边,说:「别用这个了,我吃过药了。」

「我」站在床前,晨趴在床上慢慢把「我」的内裤脱掉,盯着「我」的坚挺,

又抬头看「我」,说:「我给你含一含吧?」

那坚挺在空里大跳了一下,却避开了晨的小嘴,不让晨含上,「我」说:

「别。不用了。」

晨脸上有一丝失望,「我」附身轻轻摸她的脸,说:「你是我老婆,我说过

会爱惜你一辈子的。我不能让你做这么肮脏的事儿。」

屋里一切平息之后,「我」沉沉睡去。

晨躺在一边,仰头盯着天花板,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周周末,晨、雯、东三人逛完商场,在广场边的石阶上坐着,雯不时扒晨

耳边取笑她什么,晨红着脸,时而显出生气的样子,伸手去掐雯。一辆黑色的奥

迪停在他们旁边树下,这时,前车门打开,从里面走下一个彪形大汉,向他们走

过来。

东看着大汉,脸一下子变的刷白,晨也注意到,奇怪的看看东,又抬头看那

大汉。

大汉在他们面前站住,也不理两个女人,只是盯着东,淡淡说:「钱哥让你

过去一趟。」也不等东答腔,回头走回车里去。

「谁啊?」晨问。

东仍是苍白着脸,雯扭头看别处,也不说话,面无表情。

「这人谁啊?」晨又问。

东冲晨笑笑,却像是在哭,说:「你们在这里等着,一会儿我就回来。」

东钻进车,车后座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等东坐定,伸过手去,淡淡说:

「好了,手机给我。嗯,从今天起就没你事了。」

东把手伸到自己口袋里,把手机掏出来有一半,却久久不动,看着中年男人,

说:「再给我些时候吧…」

中年男人看着东,不说话。

「那个,那个,她还没完全放开。」

中年男人仍是看着东,久久不语,终于,淡淡说:「是太子说的。」

东把手机放到中年男人手里,呆了呆,扭头看了一眼窗外的晨,又说:「能

不能再给我几天时间,就几天。再,再录些…」

中年男人盯着东,眼神里看不着情绪。

东伸手去推车门,说:「好,我知道了。」

东下了车回到晨身边,晨看着他,又问:「你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东看雯,雯回看他,说:「我只管汇报工作,不关我事儿的。」

晨更是疑惑,看看东,又看看雯:「到底什么事儿你们?」

第二天,晨便联系不到东,两个手机号都打不通。下午放了学,去敲东家的

门,也没人应,打电话问雯,雯说她也不知道东去哪里了。

过了一周,这天在学校,那部东给她的手机,终于收到东的短信,让晨去金

桥酒店。晨打过去,那边却关了机。

晚上七点,晨心神不定的按手机里说的时间到了金桥酒店,接过前台给她的

门卡上了楼。

晨打开房门,身体抖了一下,盯着眼前,呆在原地。

一个男人,坐在门里过道椅子上,手里懒散的摆弄着一部手机,抬头看着晨,

嘴角撇着若有若无的笑。

良久,男人懒懒的声音:「怎么?不认识了?」

10.

「峰?」晨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脸上挂着疑惑。

男人拍着手掌,笑:「还好,还没把我给忘了。」

晨冷下脸,转身要出门。

「你不想知道为什么我会在这儿么?」男人扬了扬手里的手机:「你不想知

道为什么手机会在我手里,东又去哪儿了?你就这么不待见我?」

晨手攥着门把,转过身,看着男人。

峰指指门旁边的一把椅子,说:「来,唐唐,我们先叙叙旧。你听完,我再

跟你说东的事儿。」

峰从旁边包里掏出一沓信封信纸,抖了抖上面的灰,一张一张扔到晨面前地

上,一边说:「本以为这些早没了呢,没想前些日子问起我妈,她一直给我收拾

在老房子的地下室呢。高中时候我追了你三年,加上大学一年,一共四年,记得

这样的情书我给你写过多少么。嗯,开始的几封你这大小姐还拆开看看,以后的

呢,瞅也不瞅就退给我了。我妈对你的印象不错呢,夸我终于定了性,那时她可

是一个劲的劝我,说你这样的女孩子值得我追,劝我耐下性子。怎么,我那痴情

一片,你就从来没感动过?」

晨看着峰,仍是板着脸:「你不只给我写过情书送过礼物吧?」

「那是初中的时候!」峰打断晨,眼里仿佛这时才有了情绪,定了定神又说:

「对,我承认,我初中那会儿的交往的女生确实比较多,给你印象不好。可那也

不全怪我啊,谁让我长的帅,她们赖着我呢。」

晨撇了下嘴角,嘴唇动了动,没说话。

峰看着晨,说:「你是想说她们喜欢我的只是我有势力的爷爷、老爸?好,

就算是吧。可不管怎么样,我高中的时候可没乱交吧?你怎么就不能放下对我的

偏见?」

「…」

「高中那会儿,你宁愿跟个老头子,嗯,跟咱们那个数学老师眉来眼去,也

不愿多看我一眼。到了大学呢,却又找了个木头桩子!你说他哪点比得上我?」

「他哪点都比你好!」

「哈!」峰笑出声:「他什么都好,你还在外面背着他找小白脸?」

晨脸白了。

峰又说:「那时国内国外的重点大学我爸让我随便选,我非得进那个破学校,

跟你在一个班,你难道不知道我是为了什么?后来,就是明知道你让那鸡巴上了,

成破鞋了,我还没死心。我求我爸帮我出面,你知道么,就你们家,就你那个爸

爸,我爸是一百个看不起,可最后,我爸还是上门了,嗯,结果呢,那天酒吧里

你却是给了我个耳光让我死了心!」

「你先亲我的!」

「你知道事后我爸跟我说什么?」

「…」

「我们老王家的人全让我丢尽了!」

「你那不是喜欢我,」晨忽的说:「我知道你这种男人,从小到大,没有你

想要又得不到的东西,我对你来说,只是那个唯一想要却没得到的布娃娃而已。

如果你得到我了,早就把我当垃圾扔到一边了。」

峰愣在那里,半晌,嘴里喃喃说:「操!应该是吧…我妈怎么从来没跟我说

过这个呢?」

晨问:「你把东怎么了?!」

峰不理,接着说:「当年学校里看着你们亲亲我我的,你知道我有多恨么?

要不是我妈劝我,我早她妈让人把那小子给捅了!嗯,我换了学校,找了新马子,

考了公务员,进了政府,跟那帮人整天里勾心斗角,又结了婚,有了孩子,我以

为我早把你忘了,没想那天,雯打电话告诉我说她发现了个极品,问我感不感兴

趣。」

「什么?」

「你知道当我听到你的名字,那一刻我是什么感觉么?」峰盯着晨,眼里着

着火:「我下面马上硬了!这就是命,你就该落在我手里,我不想找你的事儿,

你却找上门来!我倒想看看你有多贞洁,有多爱你那老公!」

「什么?」

「哈!」峰看着晨的表情:「你不会这么天真,以为东是喜欢你的吧?哈!

哈!!」

「…」

「你真是太天真了」峰擦擦眼角的泪,说:「我让东玩你,只不过是因为你

认识我,我又没东那么多的闲工夫陪你玩而已。啊,你不会是喜欢上东了吧?哈,

你不是说你老公什么都好么?你真有意思唐唐。真是纯情,哈,你知道东玩过多

少你这样的婊子么?」顿了顿男人正了正脸,狠狠说:「他只是我手下的一条狗

而已!」

「你撒谎!」晨站起来打开门要走。

「姐!」晨呆在原地,看着门外的雯。

「姐,真的,真的是…」晨看着雯结结巴巴的问。

雯着晨,点点头,不说话。

「雯姐,」峰在后面说:「带她进来,让她看看自己的片子,好好认清楚自

己。真是精彩啊,那淫荡的样子我看着都要脸红,还在我面前装!这还当自己是

个什么冰清玉洁的仙女呢!」

「什,什么片子?」仿佛意识到什么,晨嘴唇抖起来。

客房进门过了过道,是一长方形大厅,靠门一边是组合沙发,中间是张巨型

的双人床,再往里靠窗是六人座的餐桌。雯把晨领到床边坐上,打开电视,电视

里一个女人全身一丝不挂的两腿分着跪在地毯上,她面前站着两个男人,赤裸着,

一直一弯两根鸡巴高高挺着,女人晕红着脸,迷着眼,用手撸动着,在这边舔几

下,又在另一根咂弄一番,又不时皱皱眉,胯下隐约现着一个女人的脑袋,正仰

头舔着她下面…

仿佛不相信自己的眼,晨透红了脸,大张着嘴,看着屏幕,定在那里。她当

然认识屏幕上的女人,她甚至能触起那个时刻她内心深处的情动与羞涩。

那是两周前某家宾馆里的一幕。

三周前,晨、东、雯在一家火锅店,陪一对夫妇吃饭。据雯说,他们是东的

朋友的朋友,来这边旅游。东跟他们介绍晨说晨是他的未婚妻。那对夫妇,男才

女貌,可以说是相当般配的一对儿。饭桌上,那男人不时的端量晨,他那位颇为

秀丽端庄的妻子也不时羞达达的看看东。

饭后,雯家里,一番云雨之后。雯跟晨说,那两口子对东和晨很满意,他们

同意,这边只差晨点头。晨眯着眼,湿着身子,躺在东怀里,问东什么事同意。

「什么?!换妻?!」晨惊叫出声。

「他,他们怎么会是那种人?!」晨又说:「再,再说,你们把我当什么人

了?!」

晨要起身穿衣服,给东压在身上,硬着鸡巴又操了进去,一边哄着:「宝贝,

别生气,只是想让你高兴,我不介意的。」

「我介意!」晨呻吟挣扎着,乳房又给雯摸了去。

「妹妹,」雯抚着晨的乳房,边说:「人家也是本本分分的两口子呢,要不

是妹妹你这么水灵,东模样也不差,人家也不会同意的。你想想妹妹,东要当着

面操他老婆,你呢,又要当着她面上她老公,他们都不介意,妹妹又有什么好介

意的呢?」

「不行!」晨挣扎着,腿又给东大分着劈开,给压在自己身体两边。晨挣扎

不动,任东操着,嘴里喊着:「不行!绝对不行!」

雯伸手摸晨下面,把湿淋淋的手放到晨面前,笑着说:「妹妹,你下面可不

是这么说的啊!」

晨红了脸,嘴里仍是「不行!不行!」喊个不停,只是声音小了许多。

摸着晨的乳,雯又说:「妹妹,他们都是外地的,十天半个月后,大家各奔

东西,谁又会认识谁呢?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不行!」

「听那位妹妹说的,她老公的鸡巴一点不比东的小呢,还带弯呢,很容易就

能摩着兴奋点。」

「不行!」

「妹妹,你想想,咱女人这一辈子,能保持点姿色让男人有欲望操,还能有

几年呢,你就不想试试让两条鸡巴一起操是什么感觉?」

「别说了姐…」

「妹妹,看你,这口不对心的,下面这又流了姐一手…你不放心的话,明天

姐就给他们检查一下,肯定不会让妹妹沾上什么乱七八糟的病的。啊,再说那位

长的多帅啊…」

「求你别说了姐…」

「好,姐就当你同意了。你就当试试,如果到时感觉不舒服了,随时可以退

出,腿长妹妹身上,谁也不能拦你,是不是?」

一周后,雯当司机,带着东、晨以及那两口子去了小城一百里外的一处风景

区。

三排座的车,东与那位妻子坐在中间一排,晨与那位丈夫坐最后一排。

车子刚出了城,东便与那位妻子亲在一起,两个人的手又伸到对方裤子里摸

着,那位妻子应该也是换妻新手,不时红着脸回头瞅她丈夫的表情,那位丈夫一

边跟妻子点着头,一边解开自己裤门,把弯弯如弓的鸡巴放出来,又把晨的小手

拿过去,让它握着,撸着,接着手又伸进晨的裙子里。

车里,中间一排,东与那位妻子喘息着,拥吻着。后排,晨与那位丈夫并排

端坐着,各自摸着对方的生殖器,抑着呼吸。

接着,那位妻子的头给东按到鸡巴上,东坐在那里,不断加力挺动着。那位

丈夫指了指前排,让晨按样子也含他的。

当晨只是稍微犹豫便低下头含住那个陌生的鸡巴的时候,我明白了书上说的

那句话:「女人堕落的速度如同空气里做着自由落体运动的秤砣。」

风景区里的一家旅馆,四个人刚进了房间,那位妻子便给东按在了床上,裤

子还没完全脱下来,便操了进去。晨给那位丈夫按在旁边墙上,张着胯站着,男

人头伸在晨裙子里,晨的内裤早在车里的时候就给脱了去,这时,晨眯着眼,喘

息着一遍遍的轻哼:「别,别,先洗洗,我先去洗洗…」

黄昏的屋里,两张床,四个人,谁也不说话,只有男人们的喘息和女人们的

呻吟,伴着肉体的撞击声。

那位丈夫似乎在跟东赌着气,看东操着他老婆的嘴,这边床上他就把鸡巴捅

进晨嘴里,看东站到地上,从后面操自己的老婆,他就让晨趴着他从后面操进去。

这时,东又把湿淋淋的鸡巴从那女人的逼缝里拖出来,转扭了一番,全根插

进了女人的肛门里。那男人跟着也要往晨的肛门里插,晨惊叫着躲开,捂着自己

的屁股回头生气的盯着男人,男人似乎也生了气,红着眼,指着对面的东,让她

看清东正对他老婆干的肮脏事儿。晨不信,嘴里咕哝着:「碟片里都是演的,哪

里有真插的…」,下了床走到对面床边探着头看,还没看清,给那男人后面跟上

来,一鸡巴串着逼又插倒在床上。

一张床上,四个人一阵翻腾,这时,那男人起了身跟东夺过自己的老婆,一

鸡巴插进那女人的肛门里。东回身扑到晨身上,抽送着,从晨的阴道里抽出一股

股淫液,晨呻吟了几声,忽的大睁眼,嘴里急急说着:「不行,你刚…你刚插那

个地方…脏的,脏的,你快拔出来!快拔…」又唔唔几声,小嘴给东紧紧含住,

片刻之后,屋里又只余喘息。

东一阵急抽之后,提着鸡巴从晨身上窜起来,跨到那女人头上,把鸡巴塞进

女人嘴里让她含住,一边用手疯狂的撸着,几息之后,大吼一声,身子猛的抖了

再抖。那男人跟着也从自己女人肛门里拔出鸡巴,塞进晨的嘴里,也不理晨厌恶

的神情,只一撸,几股精液便射进晨的嘴里,又按住晨的嘴,指指自己的老婆,

说:「宝贝,别吐,小霞都吞了的。」

晨犹豫着,皱皱眉,学着那边的样子,颈肌蠕动,也把嘴里的精液咽了下去

两个男人各自搂着、摸着对方的女人并排坐在宽大的浴缸里,这时,晨忽的

轻叫了一声,捂着屁股,回头瞅那男人,满脸是怒气。那男人轻轻笑笑,又在旁

边东耳边咕哝了几句,似乎在嘲笑着东,东小声解释了几句。

那个女人最初的时候也是羞意连连,看到晨比她还要害羞,慢慢从容了许多,

这时,听到两个男人的对白,虽比晨年纪小了许多,却一幅大姐姐的脸孔,向晨

传授经验说:「姐,不疼的,多摸些肥皂很容易进去的。」东便趴晨耳朵里,求

着晨,晨头摇了又摇,在另三个人的劝说下,终于点了头,瞅着东轻声说:「轻

点。」

晨站在浴缸里,手搭着浴缸边,趴在那里,东站在晨身后,那女人帮东把鸡

巴舔硬了,又帮晨和东分别抹了肥皂。

「啊!」晨轻轻喊了一句,缩着屁股回头看东,又问:「进去了么?」东说

只进了头,让晨别老缩。说着又顶,晨再缩,说:「太疼了,不行,别插了。」

这时那女人在一边说:「姐,要不让我老公试试吧,他的细些,容易进去。」

她男人也不说话,站起来,与东换了位置。

「啊!」晨大叫一声,用力扭着屁股,腰却给那男人把的死死的,晨回头怒

视男人,说:「你快拔出去!」又对东说:「你快看看是不是出血了。」那男人

仰着头一幅陶醉的样子,喘息说:「紧,紧,真她妈紧!」说着把插进一半的鸡

巴又往里送了送,在晨的轻叫声里抽了几抽。东与那男人换了地方,与晨几番劝

说之后,转动着,也插进一半多,抽了几下,看着晨不再喊疼,笑着说:「舒服

吧宝贝!」

「舒服个屁!」晨低着头喘息着说,可能「屁」字让她觉得不雅,一时又红

了脸,再也不吭声,任东抽送着。

这时,屋外一阵敲门声,雯的声音:「有完没完了你们,吃饭了!」

不到旅游旺季,餐厅里只三三两两几个人。五人坐在靠窗位置,看着晨在椅

子上屁股扭来扭去的样子,雯趴东耳边:「终于把屁眼开苞了?」声音却大到能

让另三个人听到,晨脸一下子又红了起来。

几个人边吃边闲聊着,雯也点了酒,劝晨说喝点才能放得开。

东趁三个女人一同去卫生间的时候,从包里掏了几片药,分了两片给男人。

轻轻又说:「我那位有些放不开,呆会儿咱们先一起操你老婆,让她先学学。」

那男人眼里闪着光,沉默着喝水把药咽了。

吃完饭,五个人又在外面逛了一圈,回到房间时夜已黑了。

晨洗了澡,身上正裹着毛巾,晕红着脸躺在雯怀里,雯不时小声在她耳边解

释着什么。另一边床上,那女人一时仰躺着上下给东和自己丈夫插着,一时跪趴

在床上,前面含着东的鸡巴,后面让丈夫在她阴道、屁眼里轮换着抽插,又趴到

东身上,让东的鸡巴插着自己的阴道,自己老公在后面狠狠抽着屁眼。

女人开始的时候还有些矜持,只是嗯啊作声,没多久便喊开了,高潮的那一

刻,如若狼啸,惹得晨不住的在雯耳边问:「会不会有人听见,啊,让人听见了

怎么办?!」

一个多点之后,当东和那男人披着汗从女人身上下来的时候,那女人已滩成

一团泥,倦在床里。

「该你了妹妹!」说着雯把晨身上的毛巾扯了去,晨低着头,慌张着,一时

不知把手放哪里好,又听雯说:「来,妹妹,骑姐姐脸上。」抬头见雯正仰躺在

地毯上,冲她招着手。

晨胀红了脸,跪跨在雯头两侧,按着雯的吩咐,调整着把自己逼口贴着雯的

嘴,又抬头端详着嘴边一弯一直,一粗一细湿湿的两根鸡巴,不知是不是在想它

们一会儿前还在肛门里插过,上面还挂着那女人阴道里的液体。终于,伸手在上

面撸动起来,听着两个男人的喘息声,抬头端详两人的表情,一边轮换着含吐起

来,时而皱起眉轻轻的抬压着胯子。

不知过了多久,这时,晨下面又抖了几抖,抬头看着东,苦着脸说:「我,

我里面…,我快不行了…」

两个男人把晨领到窗边,把晨一只脚高高抬起,搭到窗台上,晨单脚站在地

上,两个人把她夹在中间。晨疑惑着脸,正要问。这时东身子一躬,再一挑,鸡

巴已经就着淫水全根送到晨的阴道里去。晨「啊」的轻叫了一声,话音未落,又

重重「啊」了一声,用手唔了嘴,这时,那男人也把鸡巴送进晨的肛门里,几余

短短的两根余在外面。

两男一女,死死的贴在了一起,不留一丝缝隙。

两个男人似乎都是这方面的专家,又似乎在一起合练过千百遍,只见晨胯下,

一前一后,当这根鸡巴插到穴底,另一根则退到菊花口,当一根破开菊花捅进,

另一根则往阴道口抽出另一股淫液,在晨的呻吟声里,慢慢加着速度,又在某一

瞬间,商量好了似的,两根肉棍齐根捅到底,捅出晨的一声轻叫。

渐渐加重的肉体拍击声里,晨的喘息声慢慢变的嘶哑,在某一个瞬间,忽的

头高高仰起,用手唔着嘴,接连闷叫了几声。腿一软,滩坐到地上。

晨身后的那男人上前把鸡巴挺在晨脸前,飞快的撸了几下,身子一挺,接连

两股精液打到晨妩媚的脸上。晨张着嘴正要抱怨,东又把鸡巴插进里面,把着晨

的头,快速的抽送着,几经提速后,身子向前猛的一送,停下不动,胯子狠狠的

抵住晨的脸,两只睾丸都要塞进晨的嘴里,屁股抖动着,晨喉咙里「咕咕」几声,

小手用力的拍着东的腿…

良久,东终于把鸡巴从晨嘴里掏出来,感觉着晨又要发火,待俯身要去安慰

时,发现晨正仰头看着他,眼含热泪,却是一幅楚楚可怜之态。

五个人在这个风景区,在这间屋子,呆了足足三天。

当然,电话那边的「我」并不知道,晨在跟他解释的时候身体里还插着两根

鸡巴,还劝晨不要掂记着家里,让她在这边陪雯放开玩。

三天里,两个男人操晨的次数甚至比「我」十多年里集累起来操晨的次数还

要多,两根鸡巴连同四个人的双手,都让晨嘶叫着高潮过。淋着精液、淫液、汗

液、尿液的房间,让打扫房间见多识广的阿姨也不由的红了脸,咒骂出声。

-

金桥酒店,客房里。

峰在一边静静端详着晨。

在屏幕里自己一阵响似一阵的呻吟声中,晨颤着手抢过雯手里的遥控器,把

电视按死,嘴唇哆嗦着盯着雯。

雯从容的看着晨,淡淡解释:「妹妹,忘了跟你说。那宾馆是峰姐夫的,那

房间按了摄像头。」

11.

峰把手里的一沓照片扔到晨面前,是录相里的截图,说:「你关了就没事了?

唐唐,你好好想想,如果我把这些发到你们学校里去,给你的父母,给你的那些

七大姑八大姨,他们会怎么想你?你那老爸还会认你这个乖巧的闺女么?嗯,对

了,还得给你那老公老家的村里人每家每户发一份,让你公公婆婆知道你是多么

贤惠的儿媳妇,是不是很有意思?哈,别看我,我当然找人调查过你老公了,嘿,

他村里人可是都把你当仙女呢。」

「你到底想要怎样?」晨咬着牙看着峰。

「不过,你老公还是不错呢,」峰自顾的说:「我让人调查了他半年了,硬

没找着他的不是来。他手下那个业务,真个漂亮,听说喜欢他好几年了,那天都

送上门了,说不想要别的,当他的情儿就行。嗯,硬是让你老公骂哭了,哈,唐

唐,再看看你,你这还真对得起你老公!」

「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晨湿着眼冲峰吼:「你不是就想要我的身子么,

来啊,我都给你,来,我什么都给你!」

晨边歇斯底里的吼着边脱着衣服:「来啊,你操我啊!」

峰一巴掌扇过去,晨扑倒在床上,半晌不动,「哇!」的痛哭出声。

「你就是个骚货,你以为你是谁,你让我操我就操啊。」峰不屑的说:「就

你这样的,当鸡都没人要!」

峰转身冲门口喊:「老马,你们进来!」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晨躺在床上看着周围膀大腰粗的五

个男人,一边喃喃着,一边向床里挪。

「把她手脚按住了。」峰吩咐说。

「你要干什么?!」晨身子给五个人把的死死的,挣扎着冲峰喊。

峰冲雯点点头,雯扭身从桌子上包里拿出一个注射器,趴到晨身边,扎到晨

胳膊上,任晨嘶喊着,面无表情的把药推进去。

「你给我打的什么?」晨这时已经不再挣扎,也不再喊,只是静静的看看雯。

雯不说话。

「你们杀了我吧!」晨盯着峰。

「你死了你那些视频,这些照片就会消失了么,你死了,你做过的事就没了?」

峰撇着嘴角:「你要是自杀的话,我更会把你搞得臭臭的,把你的视频发到网上,

让全世界的人都看看你这个骚货!」

峰上前摸着晨的脸,轻轻又说:「唐唐,还疼么?对不起啊,忍不住打了你,

你知道我有多心痛么?咱这都是老同学了,你知道我是从来不爱强迫人的,当然

更不会干那些个下三滥的事儿的。」

「…」晨咬着牙瞪着峰。

「啊,唐唐,你该不会以为我是让他们来轮奸你的吧?」峰看着晨,作着惊

讶的表情:「你怎么能把我想的那么坏啊唐唐,我是那种人么,我妈打小就夸我

善良心肠好呢,你怎么会对我误会这么深呢?你不要把人都想的那么坏好么?」

「你到底要干什么?」晨冷冷看着峰。

峰把脸贴上,认真看晨,半晌,一字一顿的说:「我要你打内心里求我操你!」

「…」

「不明白?嗯,知道刚才雯给你打的是什么药么?」峰笑笑:「是催情的药,

国外进口的,很贵的呢。是这样唐唐,如果你能挨到天亮忍着不求我操的话,我

就把视频照片都给你。」

「…」

「对,全给你,我绝对不会留拷贝件。我可以对天发誓。」峰冲晨点点头,

又说:「可要是你挨不住呢,你可要答应我一件事儿。」

「…」

「那要等我操完你以后再说。」峰看着晨慢慢变红的脸,轻轻又说:「唐唐,

身子开始发热了吧,嗯,别着急,慢慢来,时间早着呢。」

峰回身冲雯点点头,说:「雯姐,拜托了。」

雯从包里掏出把剪子,对几个大汉示意了一下,让他们把晨的下胯分的大些。

晨手脚给几个大汉按着,程大字形仰躺在床上,徒劳的扭着身子,晨盯着雯:

「你,你要干什么?!」

雯也不说话,爬上床,跪在晨两脚间,把晨的裙子提到腰间,再用剪子慢慢

把晨的内裤剪开,露出晨两瓣阴唇,扔了剪子,探着嘴吻上去,晨轻轻的喘了一

声。

屋里气氛一时有些怪异,峰坐在床边椅子上,点上支烟,静静的看着晨的脸。

几个大汉按着晨,面无表情,一声不吭。雯跪在那里,认真的舔着晨的阴唇,吮

着晨的阴蒂。晨咬着牙,不停扭动着腰身,一声不吭。屋里只有阵阵吮吸声,以

及晨忽急忽缓的喘息声。

过了一些时候,雯让那几个人把晨往床里边挪了挪,给她让出地方趴在床上,

小手重新扒开晨的阴唇,再次吮了上去。晨的脸越来越红,下面裸露的大腿也慢

慢发红,像在发着热气,身子扭的幅度也越来越大。

刚有十来分钟,晨忽的呼吸变的急促,起伏着腰胯,把逼口往雯嘴里送,越

送越急,在晨呼吸要断掉的时候,雯忽的松开了口,抬起头,看着晨,任晨小胯

徒劳的在空中上挺着。等晨身子重新落到床上,平息下来,雯又低了头,舔咂起

来。

几番过后,晨全身已经给汗打透,头发湿湿的一缕一缕沾在脸上、脖子上。

一阵吸吮过后,当晨的胯子再次抬起,雯再脱离,晨终于喊出声:「雯,雯

姐…求求你…」

雯却不理,只是静静等着晨再次平息下去,认真的含弄着起来。

转眼过了一个钟头,这时,晨身子再次向上拱起,几个壮汉差点没把住她,

晨拱着身子,连声尖叫着:「姐!求你!我要来了,快舔!快舔!!」

雯扭头看峰,峰点点头,起身把裤子脱了,爬上床,把半硬的鸡巴凑到雯嘴

边,让雯把它舔硬。

峰把硬挺的鸡巴抵在晨的阴唇之间,看着晨,说:「唐唐,来,求求我,你

求我我就插进去,给你止痒。」

晨盯着峰粗若儿臂的肉茎,只是喘息着。峰指指自己的鸡巴,说:「唐唐,

你也知道的,我喜欢玩女人,初中的时候就上遍了各班的班花,可玩女人怎能没

有个大家什呢,看,我这特意在美国作的手术,粗吧,长吧,看看,这都有你手

腕粗了。」

「…」晨看着那比她手腕还要粗的鸡巴,喘息着,仍是不作声。

「唉,」峰长叹一口气:「以前总觉得鸡巴当然是越长越粗越好,没想这大

也有大的难处,很不容易勃起,起来也经常是半硬不硬的。」又说:「唐唐,知

道么,你现在的样子特别让我鸡动,你求求我好么,你就不想尝尝这样的大鸡巴

插进你身体里的感觉么?这样又粗又长的鸡巴可是百年一求呢,那又胀又麻的感

觉,你不想试试?」

「…」晨颈肌蠕动着。

「何苦难为自己呢唐唐,来,求求我,你马上就可以泄出来,不再这么难受,

来,求求我。这才一个钟头呢,现在你都这样了,这一夜你怎么能熬过去?」

晨闭了眼。

峰不再作声,下了床,光着下身重新坐回椅子上,脸上没半分生气的样子,

眼神里更多的是兴奋,冲雯点点头。

雯嘴又吻了下去,又把晨乳罩脱了,一边含舔着晨的阴蒂,一边抚弄着晨的

两个乳尖,晨的呼吸又开始慢慢加重。

慢慢又过了一个小时,这时,晨跟雯的哀求声已经变得嘶哑,眼神迷离,像

是马上会发了疯。

按住晨的几个大汉这时也是汉流浃背,却没有一丝抱怨的神情。

当时间来到凌晨两点,晨再次拱起身,嘶叫起来,终于,扭头看向峰,嘶喊:

「求你,求你了!」

峰重新爬上床,跪在晨胯间,肉龟抵着唇缝,轻轻问:「唐唐,求我干什么?」

晨闭上眼,眼角淌出一行泪,细声说:「操我!」

几个汉子脸上露了笑意。

晨话音刚落,峰的鸡巴已经破开唇瓣,挤进晨的阴道里,晨的阴道口撑得极

开,像马上要断的橡皮筯,紧紧咂着峰的肉茎,那肉茎慢慢没到晨身体里,晨也

慢慢张了嘴,一时没了呼吸。

峰的身体终于顿了下来,晨的下腹已经给龟头顶起,隆起高高的一块,这时,

峰的鸡巴却仍有一掌的长度在阴道外面。

晨的喘息声里,峰慢慢把鸡巴拖出,待阴道口卡住龟沟,再猛的一插到底,

引得晨轻啊一声。

峰慢慢抽,狠狠插,一边端详着晨,一边不急不慢的耸动着,过了些时候,

晨身子慢慢开始扭动起来,嘴里喃喃道:「快,快!」

峰让几个大汉松了手,鸡巴仍插在晨阴道里,调整着,躺下,让晨骑到他身

上。

凌晨三点,这时,屋里几个大汉已经不见了踪影,雯在一边静静看着,晨骑

在峰身上,手支着床,下身疯狂耸动着,阴道吞吐着峰粗若椅腿的黑鸡巴,上面

已然让晨的体液涂成白色。

「啊!」晨忽的顿住不动,抖动着身子,再次仰头尖叫起来。

峰起身把晨按趴下,扒开晨的臀肉,从后面插了进去,毫不留力的抽插起来,

咬着牙,嘴里狠狠有声:「操死你!操死你这个骚货!要不是你这个骚货,我怎

么会变成今天这样!知不知道我这辈子全让你毁了,知不知道为什么再没女人让

我动心过,知不知道你毁了我所有的感情,你毁了我的感情,你让我没法再对女

人动心,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多讨厌我自己!你知不知道!!」

峰的身子把晨罩住,压陷进床里,峰下身狠狠挺动着,嘴里仍是喃喃不停:

「你毁了我,我也要毁了你,你这个骚货,我操死你,我操死你全家!你这个骚

货,你知不知道我刚开始会对女人动真感情就让你全毁了,全毁了你知道么!你

害得我,害我没法再爱上一个女人,害我没法爱上我老婆,害我没法爱上任何人,

害得我我老婆不理我,我闺女不理我,我妈也不答理我了…操死你,都是你害的

骚货!」

天亮了,屋里终于沉寂了。

晨趴在床上,白皙的背上淋着精液,峰跪在床上,喘息着瞪着晨,雯静静的

看着眼前一男一女,仿佛在看着另外一个世界。

峰终于平息了下来,不再喘,冲晨淡淡说:「唐唐,你输了,别忘了你还答

应着我一件事呢。」

晨趴着不动。

「我要操你女儿!」

晨身子抖动了一下,起身盯着峰,咬着牙,哆嗦着嘴唇狠狠说:「你杀了我

吧!」

「你女儿我是操定了!」峰冷着脸:「你毁了我,就让你女儿替你补偿!」

「你干脆杀了我!」晨扑上来,攥着拳打着峰的胸口。

峰把晨按回床上,贴着晨耳边柔声说:「唐唐,你要知道,如果当初你把身

子给了我,不是就没今天这些事了么。你想想,是不是你的错?嗯,如果你把你

女儿的身子给了我,我满意了,我就再也不会烦你们家了,你们也就可以继续好

好的过日子了,是不是?」

「你有病!你知不知道你有病!你有病的!…」晨连声吼道,忽的哭出声,

哀求说:「求你了,求你了好么,放过我,放过我家里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

意…」

「唐唐,你看你,」峰温柔的抚着晨的长发:「你哭什么呀,我这不是跟你

商量么?你想想,我现在的地位,我家的势力,你就是不答应,你说我怎么操小

静不行,嗯,强奸?诱奸?轮奸?谁能管得着我?嗯,如果有时间我还能想法慢

慢让你家闺女爱上我,天天乖乖的让我操,是不是?我是尊重你唐唐,所以,你

不点头,我是绝不会动小静一根指头的。」

「…」

「嗯,如果你就是不答应呢,那我这积了一辈子的怨气就没法释放出去对吧,

那我也没办法,就只能报复你,把你的那些个视频照片公布出去,让你的好老公

看,让所有认识你的人看。这你也不能怪我,全是你逼的是吧,谁叫人不听话呢。

啊,你也不用急着答应我,这终归是大事,你先好好考虑考虑,好好想想利害,

然后再答复我,啊,我给你两周时间,足够了吧。嗯,你要多想想你家人看到你

那淫荡的样子会是什么眼神,哦,对了,昨晚的也录了的,你喜欢的话一会儿我

拷一个备份给你?」

「…」

「你别把事情想的太严重,这都什么时代了,不就破个处女膜吗,现在的年

轻人谁还把这个放在心上,对吧,再说,可能你女儿的处人膜已经没了呢。到时

你领过来,让雯姐用药迷昏,我在她昏迷的时候破了她身子,她醒来后也不会知

道的是不是?再说,处女膜也可以修复的,这个不信你问问雯雯,他们医院就可

以做这个手术。」

「…」

「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也不留你了,你回家再好好想想,想想是不是这个

理儿,想想你拒绝我会有什么后果,啊,好好想想。」峰扭头又对雯说:「雯姐,

麻烦你陪唐唐冲个澡,再给她找套衣服。」

卫生间里,晨低头坐在浴缸里,任淋头淋着身子,一动不动。雯在一边静静

看着,也不说话。

「雯姐,能不能告诉我,我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了,让你这么恨我。」晨低

着头说。

雯沉默着,过了会儿,说:「妹妹,昨天的药呢,也不是什么神药,你也不

是第一个用。峰也不是第一次这样折磨女人的,嗯,有七八个了吧,可有一半都

挺过来了,死活就是不让峰操的呢。」

「…」

「所以,也不全怪姐姐的是吧?」

「姐,如果昨晚我挺过来了峰就会放过我么?」晨仍是低着头。

雯呆了呆,轻轻摇了摇头,说:「峰说话还是算话的,他真会把那些照片,

那个视频给你让你毁了的。」

晨抬头看雯。

雯看着晨,又避开,看别处,半晌,叹了口气,实话道:「可妹妹,那样的

视频你知道我跟东背着你拍了多少么?都在峰手里。」

晨低了头,不再说话,雯也不吭声。

「姐,麻烦你出去好么,让我一个人静静。」晨说。

雯出了卫生间,走到峰身边。

峰看着她的脸色问:「怎么了?不忍心了?」

雯摇摇头,问:「要是她就是不同意呢?」

「那就再想法,她不点头的话我操起她女儿来多没意思?完全折磨不到她么。」

雯不说话。

峰盯着雯,笑着问:「你说呢?」

清晨里一缕阳光拨开树梢,抚过空荡的街,在深秋有落叶的季节里,被风吹

起,带着一丝淡淡的悲意,飘到晨身上。

晨站在风里。

12.

晨站在街上,手机响了。

「妈,你在哪儿呢?小雯阿姨说你早就走了,怎么还不回来啊?!」

「…」

「妈,怎么这阵子你老往老雯阿姨那边跑啊,真是的!快回来吧,收拾收拾

还要去机场接爸爸呢,爸不是说中午的飞机么。」

「…」

「妈,你怎么不说话啊,快点啊,晚了就不等你,我自己打车去了啊。」

午后,天开始下起了雨。

机场往家的路上,晨开着车,「我」坐在后座上,静赖在「我」怀里。

「爸,这次能在家多呆一阵子了吧?」

「嗯,应该吧。」

「什么应该啊!你再不着家妈妈就跟别人男人跑了呢!你是不知道,妈妈最

近三头两头的往小雯阿姨家里跑,晚上也不回来,说不准背着你干什么坏事呢!」

「找打啊你」「我」骂静,伸手胳肢她。

静「咯咯」的笑,又说:「就是么,你没见过雯雯阿姨那老公,一幅色迷迷

的样子,你再不管管妈妈这个大鲜肉,早晚给他叼走了,给你戴一顶乌油亮的绿

帽子!」

「好了,好了,别瞎说了,」「我」看看前面晨的神色,说:「再说你妈要

生气了,你妈妈是什么样的女人我不比你这小丫头知道?全世界的女人都偷男人,

你妈妈也不会给我戴绿帽子的。嗯,对了,这次小考考的怎么样?」

静不作声,呆了呆说:「还行吧。」

「什么还行吧,」「我」捏静的鼻子:「是不是又落后了?」

「嗯,」静点点头,嘴又一撇,瞅「我」,说:「这还不怪你爸爸!」

「嗯?怎么怪到我身上了?」

「你这老在外面,人家老想着你,哪有心思听课?!」

「这是什么理由?不好好学还赖你爸,看我不好好收拾你这个小妖精!」

「我」胳肢静。

静笑着反身胳肢「我」,父女两人在后座上闹成一片。这时,「我」感觉到

晨的异样,停下,让静别再闹,问晨:「怎么了老婆?」

晨呆了呆,往后瞥了一眼,笑笑说:「怎么啦,我没事啊,你们闹你们的。」

家里,黄昏,晨在厨房里忙着,「我」坐在沙发上,静躺在「我」大腿上让

「我」给她掏着耳朵。

晨从厨房里出来,看着远处父女温馨场景,湿了眼,忽的愣了一下,注意到

「我」高高隆起的裆部,注意到旁边静无所适从的小手,晨手抖了一下,又摆出

笑的模样冲那边喊:「小静,快过来帮妈端菜!」

这天夜里,当「我」进入晨的身体里时,晨呻吟着说:「今天你把我当小静

吧。」

「我」愣在那里。

「雯姐说角色扮演能调节夫妻生活。」

「瞎说!」「我」继续抽送着。

「爸!快操小静!」晨呻吟着说。

「我」呆了呆,接着操了起来,站在窗边的我当然知道被窝里的「我」这个

时候鸡巴硬成什么模样。

「爸,快,快操死小静!」呻吟。

「…」

「爸,射给小静,快,让小静生个女儿给你操!」

「…」再用力,喘息。

「爸爸,你快操死小静了,小静不敢了,饶了小静,小静以后一定听爸爸的

话,好好学习。」

「…」

「爸爸,小静快来了,啊,快来了,快射给小静!」

「我」猛的把鸡巴从晨阴道里拔出来,滚到床边,挺着鸡巴呆呆看着地面。

晨愣在那里,爬起身来,从后面搂着「我」。

「怎么了啦老公?」

「我」摇摇头,晨不再说话,只是轻轻抚着「我」。

半晌,晨轻轻说:「老公,让小静做你女人吧。」

「我」张着嘴回头看晨,晨盯着我的眼,静静又说:「老公,我知道你喜欢

小静,嗯,是那种喜欢,你要了她身子吧,我不介意的。」

「我」哆嗦着嘴唇,瞪着晨,半晌,说:「晨,你别吓我,你别这样看我,

你别生我气了好么?」

晨湿了眼。「我」手颤抖着擦着晨脸上的泪,喃喃说:「晨,我原谅我好么,

我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我真的不知道…」晨仍是流泪。「晨,你别哭了,啊,

快别哭了,我知道是我不对,我不该对自己女儿有那种想法,我是个畜生…」

「我是个畜生!」「我」回头挥手用力打着鸡巴吼道:「我真想把它割了,

这个畜生!」

晨在后面紧紧搂着「我」,哭着说:「老公,你别这样!我真的不介意的,

啊,你想的话,今晚就可以过去,小静愿意的,小静一定愿意的。我真的不介意

的…」

「晨,快别说了!」

「老公,我真不介意…」晨哭。

「我」抓起桌上的茶杯猛的扔到地上,吼道:「别说了!!」

屋里空气凝结了,这时,一阵敲门声,静在屋外喊:「爸!妈!你俩在里面

干什么呢?!让不让人家睡觉了?!」

一周后,从学校回来,客厅里静指指桌子上的快递,说:「妈,你的。」

邮件背面用马克笔写着一个大大的「6 」,晨打开,刚看了一眼,身子一晃,

差点坐到地上。静奇怪的看着晨,问:「妈,怎么啦?」

「没事,没事。」晨说着,攥着邮件往卧室走。

是一沓照片,最上面一张,照片里是她的正面,一幅陶醉的表情,身后东正

挺着身子,两个人都是一丝不挂,其余一些也全是晨的各种被操表情的特写,更

有那天宾馆房间里她同时含着两根鸡巴的。又从里面掉出一张碟,晨慌忙用电脑

打开看,屏幕里东、雯、晨正在3P. 屋外静敲着门问:「妈,怎么啦,你没事吧?」

静又说:「大白天你锁门开什么妈妈?!」

第二天,晨又收到另一封,背面写着大大一个「5 」,却是另一些照片,有

晨跟东的,有晨跟那个丈夫的,有晨跟峰的。

晚饭过后,「我」和晨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静从屋里走出来说:「爸,你能不能找人帮我查查这是谁,两天了,不时往

人家手机里发黄色照片!刚又收了一个。」

晨身子僵在那里,「我」满不在乎的说:「我也收到了,别理他,总有些无

聊的人。」

「什么样的照片小静?」晨说:「拿妈妈看看。」

「妈!」静红了脸,嘟着嘴:「女人家家的看什么看,真是的,里面那谁,

也不嫌脏,含那个东西!」

「拿妈看看。」晨去抢静的手机。

「你就给你妈看看!」「我」皱着眉在一边训静。

「哎呀,我都删了呢,人家姑娘家的,让同学看见还把我当什么人呢。」

「我的应该还在,」「我」掏出手机,递给晨,一边说:「没事,可能是谁

的恶作剧。」

虽然早有准备,晨看到照片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啊」了一声,她当然知道照

片里面没有正脸的那些赤裸女人正是她自己。

「妈!」静看着晨:「你看你,大惊小怪的,你跟爸爸在那屋里什么脏事儿

没干过呀,狗男女,还以为人家不知道?!」

「小静!说什么呢!」「我」板起脸冲静吼。

「好,不说就不说么!」静嘟着脸一幅委屈的样子:「这些天你怎么爸爸,

老是冷着个脸,好像谁欠你似的,用得着那样吗,连个手都不让碰了,嫌人家脏

么,还说最疼人家了呢,哪儿有你这样的啊爸爸,把人家当出气包…那天晚上你

跟妈妈在屋里吵完架就一直这样,你们有火,也不能往我身上撒的啊,我招谁了

…」

静越说越委屈,慢慢湿了眼,忽的「哇」的哭出声来。

接下来几天,晨又收到背面分别写着「4 」、「3 」、「2 」的邮件,晚上

又接到峰的电话:「你只有明天一天的时间了,后天我就发你正面的,先发给你

的同事!」说完那边就挂了电话。

晨已经几天没睡好,接到电话后,乌着眼圈滩坐在沙发上,又回里屋给雯打

了电话。

第二天晚上,晨领着静去了金桥酒店,对静解释说是雯今天过生日,特意请

她也过去。

雯把静领上楼,说有东西要送给静。酒店大堂里,晨与峰坐在沙发上。

「就是迷昏了插一下的呀。」晨哆嗦着手,忍不住又问:「不干别的是吧?」

「不是都跟你说了么。」

「雯姐医院真能做那种手术么?」

峰点点头,说:「不都说了么,都这个时候了还操什么心啊!」

过了会儿,峰接了电话,起身示意晨跟他上楼。

还是那天的房间,晨回头看着跟他们上来的峰的五个手下,看峰:「他,他

们上来干什么?」

峰也不说话,用卡开了门。

晨呆站在门口,又给后面的人推着走到床边,屋里静并没给迷昏,只是坐在

床上,两眼像在冒着火,死死瞪着晨。电视墙上的屏幕分成一格格,每格里都是

晨与男人作爱的场面,屋里不时回荡着她的呻吟声。

晨看着静,嘴张了又张,终于从嗓眼里挤出一句:「小静,不,不是的,不

是的…」

「你真不要脸!」静哆嗦着嘴唇,胀红了脸冲晨大吼:「你下贱!」

「不,不是的小静,你,你听我…」

「你对得起爸爸么!你对得起我爸么!!你下贱!不要脸你!!」

晨扭头去看雯,又看峰,嘴里嚅嚅有声:「你,你们…」

「你肮脏!」静又骂。

「小静,我,妈妈不…」

「你不是我妈!我没有你这样的妈!你真让我恶心!我不想再看到你!!」

说着静向屋外跑,却给峰身边一个大汉抓着胳膊扔到了床上。

「你,你们干什么!!」静吼着爬起身,又给扔回床上,刚要再起身,几个

大汉扑上去,把静按在床上。「放开我!你们放开我!!」静扭着身子,放声大

喊。

晨愣了一阵,醒过神冲峰喊:「你要干什么?!」

「给你女儿开苞啊!」峰笑笑说:「你不是都答应了么,人这也是你带过来

的啊。」

「你!你!…」

听到峰的话,静一时愣在那里,忽的发了疯似的扭动着,冲晨吼:「你无耻!

你卑鄙!!我要告诉爸爸,我要告诉姥爷,告诉爷爷!你这个脏女人!!你们放

开我!放开我!!我要报警!!」

「你们放开她!」晨也发了疯似的冲上去,拉那几个男人的胳膊,峰走上前

一巴掌把晨扇倒在地上,晨捂着脸看着峰,峰指着晨的脸狠狠说:「你傻了么!

你女儿要出去满大街传扬你的事,你就这么让她走?」

晨呆呆的看着峰,一时蒙在那里。

峰俯下身,在晨耳边说:「过会儿,我给小静开了苞,拍了她的裸照,她就

不敢出去说你的事了,不是么?」

晨仍是呆呆看着峰。

「听话唐唐,」峰温柔的摸着晨的脸:「我都是为你好,啊,你乖乖看着就

是了。」

峰脱了裤子,挺着鸡巴上了床,喃喃说:「真是个好模子下来的,真是漂亮,

跟你妈当年一个样,鸡巴这好久没这么硬过了。」

「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我要报警!我要报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