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正文

妩媚秘书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4-04 20:04

那天在办公室和岩谷疯狂的做完爱之后,又被带到宾馆。进了房间就马上被剥光,带进浴室。先是岩谷坐在椅子上,贵子则跪在他的脚边。身体中还残留着高潮过后的激情余韵,但这样裸露相见,依旧让贵子觉得羞愧难耐。

「喂!这里不只用手,还要用你的樱桃小口呢!」

当贵子的手来到岩谷的下体时,不意岩谷这样说道。此时隐藏在已经发白的阴毛下的鸡巴,虽然已经垂下头,但仍然充着血气色不错。

贵子依言捧起鸡巴洗净后,战战兢兢的将嘴凑过去,从龟头开始含进嘴里。岩谷不禁颤抖一下,随着贵子细心的舔弄,鸡巴又再度昂起首来;刚才在办公室虽然已经达到高潮,但此时贵子体内竟又重新燃起新的慾望来。

贵子感觉害怕起来,虽是涂了春药,但最可怕的是性感的自我觉醒。为了满足岩谷,贵子强忍着努力的讨好,话虽如此,在不断用力吸吮之下,挑起本身不能自制的慾火。原来在口腔的内部,不论舌头、上颚都呈现极为敏感的状态,此时口腔中尚未达到的高潮,在鸡巴的刺激之下再度燃起。

「呜。。呜。。」

贵子的头一面上下滑动,一面自喉头发出呻吟,随着抽送,快感流遍全身,兴奋感从体内深处升起,虽然在口中进行,但贵子却觉得如同接受男人的爱抚般的亢奋。

「好了!可以了!」

岩谷终于叫停,贵子口中压抑着呻吟般的叹息。接着轮到贵子坐在椅子上,而岩谷贵子她的面前,当贵子白嫩的胴体全被泡沫包住时,岩谷命令道:「把脚打开!」

「拜托!我们上床再说吧!」贵子羞得低下头来。

「可。。可是。。」

的确,虽然贵子的下身紧绷,但体内早已被挑起炽热的慾火,虽然如此,在这灯火通明下在男人的面前打开双腿,仍然有些迟疑,更何况对方是这么一个秃头令人厌恶的男人。

「还不快点!」贵子被催促着,只好放弃挣扎,缓缓打开了双腿。

「等我说好才停!」

岩谷瞪大眼睛,凝视着向左右分开的修长双腿,虽不是第一次看到,但贵子这般具有知性而且胴体又是如此迷人的美女仍然使岩谷心跳加速。贵子表情愈来愈痛苦,此时已经张到快九十度了。

「求求你!」

「还不够!」岩谷一会看着贵子的表情,一会凝视着下体,语气强硬。

「啊。。啊。。」

「好了,就这样别动!」

这时贵子的双腿已经打开一百二十度以上,私处整个呈现在岩谷面前。

「这儿还没洗呢!」岩谷说着手滑向阴毛处,接着抚向阴唇。

「啊。。喔。。」虽然是轻轻的抚弄,却使贵子发出了呻吟。

「嘿!早已湿透了哩!瞧,你的私处这么湿了!」岩谷用手只撑开阴唇,故意在里面搔弄。

「喔。。啊。。」贵子双手掩面。岩谷一手继续往里面探,另一手揉着充满泡沫的乳房。

「啊。。啊。。」

贵子的体内像被什么打到一般不住地抖着,开始发出喜悦的声音。在如此灯火通明的室内,如此大胆的姿势,接受男人尽情爱抚让贵子清清楚楚地看见自己淫荡的表情,更加难以忍受。(干脆忘掉一切礼节,就这样沈迷下去吧!)

好几次抵抗不了这种诱惑,如刚才在楼梯间、办公室里,贵子都曾放松自己尽情享受,然而毕竟长年的教养不是轻易可以抛去的。

「把手拿开!」

贵子战战兢兢的把手从脸上拿开,岩谷烟臭满嘴的唇立刻盖上贵子半开的樱唇,在极度的官能刺激下,连岩谷的吻也变得甜美起来。随着岩谷每一次吸吮,更加提升了体内的慾望。

其实男女性交并不一定是爱的表现,只有接吻才能真正传达爱意,而贵子早是岩谷爱慕已久的女人,能吻上这么一个高贵、美丽的女人当然岩谷全身知觉都亢奋起来。

吸了上唇,在吮下唇,更从口中吸出舌头用力吸吮,长长的吻让岩谷感受到如同强暴了贵子般的兴奋。贵子强忍住要喊叫出来的冲动,这么长的吻快叫人窒息,更何况是这么污秽的深吻,但不容忽视的是那一阵阵传来的快感。

(快停下来呀!)贵子在心中不断地叫喊,此时岩谷的手仍然继续爱抚乳房,四根手指在阴唇附近又擦又揉、又进又出的。

「啊。。啊。。啊。。」

不知不觉贵子的舌头随着岩谷的转动,上下嘴唇重重的压了下来。(怎么会。。)意识逐渐朦胧起来,贵子的意志已经被情慾夺走了!

「啊。。喔。。」贵子一面发出呻吟,一边更积极的回吻过去,同时被交互揉捏的乳房,更加坚挺向上,岩谷柔软无骨的手指,爱抚跨下几乎快要呈现一百八十度的脚。

贵子出了浴室来到房间正中的椅子坐下,这个椅子不同于一般的椅子,中间被挖空,只有一小部份可坐,贵子的双手很快的被反绑,两脚向左右分开,足踝被皮带固定。

「感觉怎么样啊?」

「为什么要把我绑起来?」

「这样才能控制你呀!」

贵子心想不是都任由你摆布了吗?眼神不悦的看着岩谷。

「有时候女人会出其不意的兴起反抗的念头,就像现在!」

说完回过头对着卧室说:「让你久等了。请过来吧!」

就像叫唤似的,走出来一个男人,贵子一看吓了一跳,原来是在楼梯间被强迫口交的那个男子。

「好像你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岩谷有些嘲弄的说。

「不过我还是介绍一下。这位是公司的大客户,芳本先生,虽年轻但非常能干,而这位是以前的社长秘书,寺田贵子。」

「早就听说贵公司的前任秘书是个大美人,真是名不虚传!」芳本双眼直盯着贵子,贵子羞愧不已。

「嘿!在美男子面前还是会害羞呀!」岩谷调侃的说着。

「真卑鄙,我们不是说好了吗?」贵子皱着眉头瞪着岩谷道。

「还不都是为了钱,只好让他参加了!」

「卑鄙!」

「都这要模样了,还有什么好怨的!」

「。。。」贵子红着脸,无奈地低下头。

「放轻松,否则待会儿会有你好受的。」岩谷说着把椅子旁边的手转了一下。

「呀!」椅子整个向后倒下。

「你。。你做什么?」

「让你爽个够,别乱动!」

椅子向后倒下呈现九十度,变成了床,仰躺虽比坐着舒服,但自己的眼睛却看不见了下体,由于椅面被挖空,就像躺在妇产科的诊疗台上,屁股整个暴露得出来。两个男人的眼睛不必刻意偷看,就很清楚地看到阴毛下面粉嫩的阴唇。

「怎么样?大美人的阴户风光!」芳本眼睛连眨也不眨的看着。

「真是太棒了,无可言比的性感!」

「来吧!请慢慢的享用,我只用上半身就好了!」

岩谷识趣的绕到另一边,芳本一边吞着口水,一边抚摸着向左右分开的大腿内侧。

「啊。。啊。。」贵子立刻发出反应,在这样的角度,贵子更加的敏感。

「拜托!帮我解开绳子!」贵子羞红着脸哀求着。

「别害臊了,马上你就会爽得飞上天,来吧!我们三个一起快活!」岩谷说着弯下身把嘴盖上贵子的嘴唇。

「不要!」贵子很快的避开。

岩谷不慌不忙得说:「算了!反正你也跑不掉!」

说完开始从贵子的粉颈一路往耳朵、嘴巴吻去,此时下体最敏感的部份已经被芳本的手指和舌头占领。芳本原以为女人的性器是很污秽的部位,但一看到贵子白似雪、粉似花的阴纯和大腿早已目眩神迷,不能控制了。先是把嘴唇印在半开的阴唇上。

「呜。。」突然贵子的下体轻轻的颤抖的,混合着肥皂和女体体臭的气味刺激芳本全身的感官,舌头再由阴唇的下方往上舔。

「啊。。」贵子发出呻吟,只是来回舔了两三次,贵子的身体随着轻抖,不断地流出淫水。(不要!)贵子愕然于自己的敏感,拼命地想摆脱。但芳本的手指却像在嘲笑贵子般轻轻地揉着,把裂缝更加扩大,用舌头舔向内侧小小的门扉。

「啊。。呜。。」

贵子在甜美的官能刺激之下,不断涌出新的淫汁,芳本更用中指整个伸进裂缝中,并且揉开内侧的花瓣,就好像一层层剥掉贵子的羞耻感。芳本一面吸着滴下来的淫水,一面用嘴按住整个阴唇用力的吸吮。

「啊。。呜。。」

贵子下体不由自主的挺向芳本,而芳本本身也即将进入朦胧的状态,接着舌尖再向性感的阴蒂滑去。

「啊。。啊。。」

阴蒂早已被淫水浸湿透,直直的挺立着,芳本永鼻尖顶着,再将舌头滑进开口。

「啊。。」

贵子下体起了一阵痉挛,舌尖的爱抚闭手指和按摩器更能触及女人最敏锐的性感地带。贵子已经完全的坠入贪婪的深渊。

「受不了了吧!」岩谷在贵子的耳边挑逗着,一边用手捏住突出在绳子外的乳头。

「来吧!我再用舌头为你服务。」

贵子在感官的刺激下,突然忘却理性,对着岩谷的嘴唇正要吻下去,突然间又再度清醒的叫着:「不。。不要!」

「别勉强自己,眼睛是不会骗人的呀!来嘛!」岩谷揶揄着,吻着乳头。

「好吧!只好让你再常常这个!」岩谷拿出两只人工鸡巴。

「嘿!这个你一定喜欢!」

贵子愣住了,这两支比先前贞操带上的还要大一圈,连血管都做上去的假鸡巴,被岩谷拿着摩擦着贵子的脸颊,岩谷随后把春药涂上去。递给芳本粗的一根。

「这个进得去吗?」芳本看着贵子的阴道有点怀疑。

「嘿!别担心,刚开始会紧一点,马上就会习惯了,而且我们若不让她习惯大的可不行呀!哈。。」

「哈。。。。。原来如此!」

两个人好像在谈着什么秘密交换着诡异的眼神,芳本把假鸡巴抵着湿润的阴道,和那处处可怜的阴唇相比,实在大得可以。正当芳本用力慢慢的插下去时,阴唇竟真的吸了进去。

「啊。。。。。」

贵子发出呻吟身子大大后仰,虽然不至于疼痛,但仍有些不适,随着鸡巴的抵达体内最内部后,慢慢地抽动时。。。。。

「啊。。。。。啊。。。。。」

在强烈冲击的快感下,贵子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虽然有人说不一定大才好,但那是不实的,越是大越有满足感,抽动时摩擦着阴唇的强得也越大,当然滋味也不同。

「啊。。。。啊。。。。。。。」贵子的理性完全被巨大的鸡巴所抹灭。

「真不是盖的!」岩谷看着也难置信起来。

「就这样让她结束吧!」芳本也陶醉在自己的征服感中,操纵着巨大的鸡巴。

「不!还是你用你的鸡巴让她升天吧!不过要先从后面的洞玩一玩。」

「对!」芳本有点可惜地抽出巨物,拿起较小的鸡巴抵住阴道后面的洞口。

「啊。。。。」虽然小但仍比一般男性的鸡巴还要大,一旦插进后面的屁眼。。。。

「啊。。。。」

涂了春药的假鸡巴传来一阵搔痒,贵子体内传来一阵直达脑门的快感,此时刚才的庞然巨物又再次进入了前面的阴道口。

「啊。。。。。啊。。。。。」

贵子完全丧失理性,拼命的挺出下体去迎接巨物,芳本相互抽送双手中大小两个鸡巴,而岩谷仍仔细的揉捏着巨大乳房。

「来!快吻我,我让你爽!」贵子完全自动的迎上岩谷的唇,用力地吸吮着。

「喂!我要玩真的了!」

「随便!」

「高贵的女秘书竟然色得可以!」

「还说呢!都是你害的!」贵子妖媚地瞪着岩谷,妩媚得直让岩谷不能自持。

「不过,我可没有料到你会这么爱搞呢,看这么地湿,你原本就是个骚货!」

岩谷故意露骨的说着下流的话刺激着贵子。

「来!快说真话,否则不饶你!」

「呜。。。真讨厌!」贵子半怒半嗔的瞪着岩谷,然后轻声道:

「贵子喜欢,好喜欢做爱!」

「真的?」

「是呀!太喜欢了!」

「想搞吗?」

「嗯!快点!快进来呀!」贵子被慾念催促着发自内心地哀求着。

「马上就来了,我们两个一起伺候你!」

在贵子两旁,岩谷和芳本脱下裤子站着。

「我先上!」岩谷说把自己怒张的鸡巴塞进贵子的口中。

「喔!哦。。。。。。哦。。。。。。」

贵子含着鸡巴立刻一股甜蜜的快感直冲脑门,几令陶醉得麻痹了!贵子被如火烧般的慾念驱使着忘我地舔弄着,,用力吞食着几乎深进喉咙。

「轮到你了!」

岩谷抽出鸡巴,对面的芳本立刻把自己的鸡巴也塞进贵子的口中,毕竟年轻,芳本的鸡巴硬度更大,让贵子一面呻吟一面含在口中。

此时贵子深刻体会到做爱不一定双方要有爱情,只要激起官能刺激谁都可以是做爱的对象,毕竟虽然纯粹、直接的就是男的想进入女的里面,而女的渴望接受男的到自己体内,就是要挑选做爱的对象反而是不纯的事情。

贵子一面交互舔着、含着岩谷和芳本的鸡巴,一面想着这样的事情,事实上现在的贵子早已不在乎对手是谁了,只要是强壮、坚挺的男性鸡巴就可以,而且希望能更久更深地一直舔、一直含下去。

「喂!想要谁的鸡巴呀?」岩谷问道。

「随便啦!快点就好!」贵子喘息着说道。

「这可不行,要说清楚点,来!再尝一吓!」

岩谷说完再度把自己的鸡巴塞进贵子的口中,贵子舔了几下,再换成芳本的,贵子体内的慾望更为高涨。

「怎么?可以决定了吧!」贵子面前两个鸡巴直挺挺立着。

「哦。。。。。。哦。。。。。」

贵子左右舔着,快感已经侵入大脑深处,男人们更用鸡巴不断地碰着贵子的鼻尖、下颚,且轻轻地拍打着脸,贵子从内心永起了渴求。

「快呀!选谁的鸡巴呀!」

「哦!」贵子不再迟疑,看向芳本。

「芳本!快。。。。。快来呀。。。。。」贵子充满色慾的声音和表情让芳本直吞口水。

「啊。。。。。当然!太荣幸了!我这就来!」说完看了岩谷一眼。

「对不起!我先上了!」

「快请,今夜就是招待你这位贵宾!」

芳本把沾满唾液的鸡巴对准贵子粉红色的裂缝,插了进去,一时间芳本似乎觉得自己马上就完完了,赶紧拼命的忍着。

抽动一旦开始,贵子忍不住从口中泄出欢愉的呻吟,虽然比刚才的假鸡巴小了很多,但是因为它是真正的男性鸡巴,有自然的热度,因此更能激起体内的慾望和快感。(啊。。。。。受不了了。。。。。)贵子此时才明白,自己其实是多么爱男人的这根东西,尽情地迎接上去,只希望一直被抽插一直放在里面。

这时岩谷把自己的鸡巴塞进了贵子的口中。一人从下面攻击,一人从上面,同时被两个男人夹击的贵子也觉得万分地淫荡,全身异样的灼热。贵子感到头昏目眩,虽然如此却舍不得要任何一方停止。

「啊。。。。哦。。。。。」

我住贵子的细腰激烈抽动的芳本口中发出叫声,强烈的快感所引起的颤抖贯穿四肢,抽插的鸡巴涌出热热的液体,此时贵子感觉到肉体几乎融化的高潮袭来。

「呀。。。。。。啊。。。。。。喔。。。。」

岩谷也同时爆发了,贵子体内同时被两个男人注入了热滚滚的精液,当两个人的鸡巴抽离时,贵子仍旧沈醉在高潮的余韵中,欢喜地饮泣着。

贵子走出了洗澡间,坐在化妆台前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一幕幕情景,此时电话响了,另一头传来幸田的声音。

「我是幸田!」

「呀!」贵子讶异在这段时间内没有想到幸田。

「好久不见,我有重要的事情想见你,今晚方便吗?」

贵子拿着话筒想起前一阵子和幸田出游,在最后一刻幸田失败而返的事情,贵子想着或许应该在给他一次机会。

「不晓得是什么事情?」

「电话中不方便说,总之很重要,我自己花了好长的时间才做下决定!」

「那。。。。。」此时门铃响了。

「怎么样?」

「我今晚没有空呀!」

「那。。。。。明晚吧!」

「好吧!」

「我明天再打电话给你!」

「再见!」贵子放下话筒,走向大门。大田带着贵子来到咖啡屋与岩谷会面。

「今天怎么样呀?有没有想我们呀?」岩谷色?br />

「把这个到厕所去换上!」岩谷递给贵子一个纸袋。

「这是贞操带的钥匙,去打开,然后穿上纸袋内的衣服。」

「你们打算作什么?」贵子不解的问道。

「待会儿芳本会来,上回多亏你才和芳本做上生意,这回还要靠你了!」

贵子起身到厕所换上一件胸口挖得超低,而且背后露到腰际的黑色迷你连身裙,更凸显贵子傲人的身材。

「哇!真是太迷人了!」岩谷和大田连连发出惊唿!

「这回芳本该满足了吧!」走出咖啡厅,三人坐上计程车。

「听好,这是最重要的一刻,不管如何都要取悦芳本,要是芳本不满意,我们也不会放过你的!」

岩谷和大田坐在贵子的两旁,岩谷威胁地说。

「你婆婆大概还不知道你的事,不想暴露的话,就乖乖地听话。」

「我知道了啦!」贵子提高声音回答。

「这我就放心了!」

下了车,大田先走了。岩谷拉着贵子进了一间俱乐部。这是一间可以吃饭、跳舞的夜间俱乐部。岩谷和贵子找了一张桌子坐下不久,芳本带着两个高大的黑人走来。

「让你们久等了,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公司的主任彼得,那位是他的朋友威尔先生。」

芳本再把贵子和岩谷介绍了一下。

「这位是我的秘书贵子小姐,今晚负责招待你们!」

两个黑人不禁对看了一眼道:

「哇!太棒了,你好!贵子小姐!」

以流畅的日文打着招唿,同时伸出漆黑的双手握向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