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 > 正文

上海小开到曼哈顿男人——他回归故里一如少年

来源:未知 时间:2018-10-15 21:51

“回归·多余的画”旅美艺术家徐文华油画展日前在轶玫艺术空间举办。本次展览汇集了徐文华六十余幅油画作品,特别包括了近一年多最新创作油画作品中的四十余幅新画。该展策展人陈逸鸣表示:“徐文华的作品不拘泥于中西绘画的界限,且游刃有余于中西之间,将线、面、色彩诸多元素融为一体,大大增强了绘画的表现力和感染力,展示出独特的中国气质和神韵。”

1941年出生的徐文华今年已经77岁。高个子的他,温文尔雅,说起话来慢悠悠的,待人相当和蔼,言谈举止间有一种“老克勒”的味道。

徐文华从小生活在法国梧桐掩映下的衡山路,父亲是一家金笔厂老板。优渥的生活,考究的吃穿,徐文华小时候就是一位地道的上海少爷、小开,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富二代、高富帅。这位“富二代”天资聪颖,勤奋好学,“学霸”一枚。但是他更喜欢画画,高中时期俨然已经成为同学眼中的小画家。

1959年,对于报考大学志在必得的徐文华,却因为一个新政策,成了“社会青年”,闲赋在家三年多。在这三年时间里,他就不间断地画画。父母更是送他去知名的哈定画室接受专业训练。

文革期间,徐文华自己跑到龙华附近的一家造纸厂做工人,“讨生活”。资本家少爷,一脚踏进造纸厂切草车间,干起了最脏最累的活。一个偶然的机会,厂领导发现他会画画,就调派他到“政宣组”上班,专画领袖肖像。身怀绘画绝技的他,一下子成了工厂的稀缺资源,远近闻名的“工厂画家”。

文革结束后,上海戏剧学院美术系专门举办油画进修班,由孔柏基负责,廖炯模、方世聪等执教,徐文华与蒋昌一、石奇人、许明耀、金纪发、陈逸鸣、李朝华等成为了“同窗”。

徐文华有一天经过当时位于南京西路黄陂北路口的上海图书馆, 发现很多青年男女一早等候在门口,希望能在图书馆的阅览室里占得一个看书的座位。这个情景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创作一幅大型油画《晨》——画面里一位少女靠墙看着手表,焦虑地等着图书馆开门。这幅作品被选送到北京参加建国三十周年全国美展,赢得了广泛共鸣,一举夺得全国美展银奖,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上海很多艺术家都去了美国。“陈逸飞1981年去的,陈丹青1982年去的,我是1986年去的。”徐文华说:“到了纽约后,根本找不到工作,白领工作找不到,因为英语不好;蓝领工作找不到,因为不够壮实。后来,我在意大利人开的小公司里找到了一份画花布的工作。出国头三年,都是在画花布。去了美国才知道,这才是艺术家生活的常态。”

三年后,徐文华买下了一处小画廊,开始卖画。“当然,主要是卖自己的画。卖自己画的好处就是可以自作主张打折。”他说:“后来看到贺卡在美国的需求量比较大,我还成立了个小公司,专门生产贺卡。所有的圣诞卡、生日卡、各色种类繁多的贺卡,都是自己设计的,和美国人的风格不一样,还蛮受市场欢迎的。”

1990年2月,徐文华在曼哈顿自己的画廊内作画。时任艾森豪威尔基金会主席扎卡里·费希尔路过,一眼看中了他的创作风格,邀请徐文华为已故的总统艾森豪威尔夫妇画一幅肖像,以此纪念诺曼底登陆。这幅画像至今挂在位于堪萨斯州的艾森豪威尔总统博物馆。

“徐文华,旧上海实业资本家的子弟迷恋油画,由于阶级出身他被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艺术学院拒绝,但在‘文革’中成为光荣的工人画家,改革开放后,他在纽约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陈丹青在《永远的达观与潇洒》中这样写到:“他人缘好,富幽默,与世无争,一心画画,不论是‘文革’乱世还是闯荡纽约。他永远保持新一代老上海人的达观与潇洒,永远画着那一代上海油画爱好者最喜好的主题:风景,静物,人像,永远为情新透明的色彩着迷,尤其偏爱被松节油稀释的色域和轻盈的笔触。远离抱怨,保持乐观,使他的作品,始终有着一种并不多见的宁静和优雅。”

这一次展览的作品,是重病之后的徐文华在大洋彼岸一年多,在爱妻的陪伴下,孜孜不倦创作的。 他的绘画中画面极度的平面化效果,将空间改变为一体的绘画理念,意到笔不到的停步和歇息,他恰到好处地修饰着主题的线条和造型。更为流畅的是他对于画画外映射到画画内的那种触觉反馈,将内心深处的渴望和梦想,在画布上展现出了一种满满的爱意能量,那种令人陶醉和感动的故事,在他的画中无限地放大,使得艺术家与观者被赋予的情感力量紧紧地揉合在了一起,一同逍遥在他构建出的美好时光里。然而发发娱乐,徐文华总是对身边的朋友说:“ 我画的不够好,我要画得更好!”

(看看新闻Knews记者:王健慧 编辑:范燕菲)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